本轮多头市镇周期会比2016年短一些,浙大教师刘

《火讯琅琊榜》第三期首次开启“双阁主”模式,以“寻路区块链”为主题,继续带你探索区块链发展之路。

《火讯琅琊榜》第三期首次开启“双阁主”模式,以“寻路区块链”为主题,继续带你探索区块链发展之路。

第三期第五场 大于、大象×张寿松 

第三期第二场

阁主:

大于、大象×刘晓蕾

大于,经济学博士、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区块链产业资深研究者。

图片 1

大象,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火讯财经联合创始人、游离于圈内圈外,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偶尔也明真相的区块链路人甲。

阁主:

图片 2

大于,经济学博士、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区块链产业资深研究者。

嘉宾:

大象,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火讯财经联合创始人、游离于圈内圈外,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偶尔也明真相的区块链路人甲。

张寿松,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资深区块链专家、投资人,财猫网络(股票代码430361)董事长,区块链行业孵化器聚空间创始人,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常务副主任、DACA亚洲区块链协会会长、中科商学院特聘讲师,曾投资日本持牌交易平台BtcBox,韩国CoinNest等多家区块链公司。

嘉宾:

前言

刘晓蕾,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金融系及会计系教授,北大光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在加入光华前,曾任教于香港科技大学,并取得终身教职(tenure)。

整个科技的发展都处于一个高速加速过程中。

前言

今晚琅琊榜嘉宾张寿松说:“区块链目前发展阶段类似于90年代初的互联网。很多人让我预测技术成熟的时间,但我觉得预测时间没有多大意义。我们能做的就是跟随行业发展的脚步,提前快速响应。”

“感觉离我想象能够达到的理想状态还相差甚远。”访谈中,刘晓蕾两次强调了当前的区块链发展还很初级,她用了“非常早期”四字来形容,在她的描述中,社群生态,圈内治理,区块链的经济模式等,都还是需要亟待探寻的领域。

正如阁主大于的回复,在不确定的迷雾中,用知识和信念找到确定的道路,应该是一个顶级投资人的特征吧。

“现在的币圈经常让我想到,没有SEC之前的股市”,谈及具体的监管,刘晓蕾列举了美国股市的案例,在没有证监会之前,股市非常混乱,内幕交易,操纵市场,也有很多类似空气币一样的空气公司。直到成立了SEC,对股市加强了监管,情况才逐渐好转。

你想知道作为投资人的资深区块链专家、投资人,张寿松都投了哪些项目吗?哪些项目在落地上会有优势?区块链项目真正的“护城河”是什么?区块链项目该如何估值吗?

她将圈内如今的状况描述为“野蛮生长”,由于对技术的过高预期导致了众多的泡沫发生,但泡沫终将退去,如同潮水,“相信当潮水退去的时候,那些自律的机构/项目会脱颖而出。”

……

以下为访谈实录整理

请看实录。

以下为访谈实录整理

Q0

阁主大于:大家好,特别高兴,继续各位寻路区块链。

阁主大于:我本人非常期待今天晚上的对话,关于区块链投资是个神秘而迷人的话题。我们现在就开始第一个问题。

阁主大象:大家好,今天好隆重的感觉……

Q1

阁主大于:今天我受了点小伤,打字速度会稍微慢点,请嘉宾和各位群友见谅。

阁主大于:我们看到BAT等传统互联网公司纷纷试水区块链应用,还有越来越多的主流投资机构也开始投资区块链项目,作为资深区块链专家和投资人,您认为目前区块链技术应用处于什么阶段?距离区块链技术成熟还有多长时间?

主编赵一丹:@大于琅琊榜阁主 于博辛苦了!

嘉宾张寿松:区块链技术目前还处于早期,像BAT这样的企业虽然发了很多专利,但仍然处于研究阶段,真正的商用也是在试验性的开始。不过,距离区块链技术成熟的时间会比互联网技术所用的时间要成熟很多,因为技术的发展是越来越快的。

嘉宾刘晓蕾:大家好!非常高兴来跟大家分享交流。@大于 琅琊榜阁主 辛苦了!希望早日康复!

阁主大于:所以您认为区块链技术目前处于一个技术爆炸、加速成熟的过程,是吗?

阁主大于: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火讯琅琊榜第三期在线访谈节目,我是大于,本期琅琊榜阁主(之一)。本场访谈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光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刘晓蕾教授。热烈欢迎嘉宾刘教授@刘晓蕾 。

嘉宾张寿松:从技术层面来讲,区块链目前发展阶段类似于90年代初的互联网。

嘉宾刘晓蕾:大家好!

是的,不止区块链技术,整个科技的发展都处于一个高速加速过程中。

阁主大于:刘教授对区块链关注研究已久,有很多研究成果和独特见解,很多朋友认识了解刘教授应该是从今年贵阳数博会上,刘教授参与央视《对话》节目录制开始,在那场对话中,刘教授提出了很多重要的观点,但是当时时间所限,刘教授没有能全面的解释阐述她的思想体系,所以今天这个场合,我们特地邀请了刘教授来探讨区块链经济新模式背后的重要逻辑。

很多人让我预测技术成熟的时间,但我觉得预测时间没有多大意义。

Q1

阁主大于:对于投资人来说,确实是这样,等到技术真正成熟,最好的投资阶段或许就过去了。

阁主大于:下面我们就开始进入第一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您寻路区块链的心路历程。您曾说“区块链这一技术会像互联网曾经改变世界一样,改变未来的经济与社会”。那么对于“区块链技术将颠覆互联网”这一说法,您怎么看?区块链将如何颠覆互联网?为何您如此笃信区块链?

嘉宾张寿松:我们能做的就是跟随行业发展的脚步,提前快速响应。不可能说如果技术在4年半后成熟,难道就要等到4年半后再去布局吗?

嘉宾刘晓蕾:再次感谢阁主邀请。首先必须承认我在这个领域,不是什么专家,只是一个学生。在这个领域的学习过程中有一些心得,当然也有一些困惑。还在不停的探索中。说的不当之处,请大家见谅。

阁主大于:没错,投资的风险收益是匹配的,本质上超额收益就是来自于这种技术不成熟带来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的迷雾中,用知识和信念找到确定的道路,应该是一个顶级投资人的特征吧。

我不太喜欢“颠覆互联网”这个说法。区块链可以理解为下一代的互联网。是个技术的演进过程。我个人理解它对生产生活的改变在于几个方面。

嘉宾张寿松:这也是我从5年前一直坚持到现在的理念。

1.  区块链改变会计记账方法。复式记账法是会计制度的一大变革。现在的公司,基本都使用复式记账法。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法将是会计制度的另一大变革。它对于交易中涉及多方,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都适用。如果以前交易中有N个人,那么两两对账,需要N*(N-1)/2次对账。随着N增加,对账成本程几何级数增加。分布式共享账本。无论有多少人参加,只需要一次对账。因为大家共享一本账。所以仅仅从分布式记账这个区块链的最简单的特征而言,已经是很大的革命。

阁主大于:好,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

阁主大于:这一点我非常同意,我很认同区块链是互联网5.0,也就是价值互联网的核心基础。

Q2

嘉宾刘晓蕾:(我本人是金融系和会计系教授。不过一般介绍的时候大家都不提会计。其实会计在经济活动中非常重要。)

阁主大于:我先说两句背景,目前很多人都已经认同区块链发展已经进入了3.0,也就是产业区块链的时代,但是大部分人对区块链落地应用仍然处于一个看不清的状态,大家很希望您能够从您的角度,将您看到的一些“确定性”与大家分享,给大家一个指引。

2.区块链有助于信息确权。区块链的革命性不仅仅在于它的分布式记账技术。区块链有助于实现信息确权。只有确权了才能够定价和交易。确权为什么这么重要?需要从诺贝尔奖得主科斯的产权理论谈起。科斯认为只要产权清晰,通过市场交易(假定没有交易成本)就可以达到资源最优的分配。但前提是产权清晰。比如污染如果不能确权。就会出现虽然一个公司花10块钱的成本,可以避免污染造成的1000块钱的社会损失,企业也不会出这10块钱。带来整体社会福利损失。所以说确权非常重要。区块链有助于实现信息的确权。所以说是革命性的。

第二问,您在湖畔大学讲学时曾经提到,目前区块链项目的主要问题在于“项目无业务逻辑,强沾概念,无必要性;无技术团队,行业人才匮乏,尚无技术实力;无落地项目。”能否谈谈造成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有哪些?区块链应用从目前的状态到大规模实际应用还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阁主大于:对账是经济协作最基础的表现形式,也是区块链经济模式很本质的东西。

嘉宾张寿松:这里要澄清一下,并不是说所有项目都存在我说的这些问题,只是部分项目。任何一个行业在早期都会有一些浑水摸鱼的公司。但是最终大浪淘沙,差的项目还是要被淘汰的。这也是我在湖畔大学讲座上提到的。行业将会趋于理性,优质项目会脱颖而出。

嘉宾刘晓蕾:3.区块链社区是一个新型的组织形式。如果还从科斯的理论谈起,科斯解读了为什么会出现公司。或者说为什么公司会成为经济生活中的重要的组成单位。他解读了为什么不是要素持有人直接在市场上交易,而选择在公司内部交易。原因是交易成本。市场有交易成本,公司内部配置资源(从A部门拿机器,B部门装软件,C部门出人力,不需要付钱),降低了交易成本。他也同时解释了公司规模的问题。当公司规模变大的时候,交易成本也开始变大。(我们都有跟大公司办事的例子,流程非常长,办事效率慢),当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和市场交易成本同样了。这就是公司的边界。那么下一个问题,公司属于谁的?

阁主大于: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泡沫破裂,就知道哪些项目是空气。

阁主大于:这点我也非常赞同,数据在多主体之间的流转过程,从来没有像在区块链那样清晰,在中心化数据库时代,一个数据进入到另一个数据库后就会被据为己有。

嘉宾张寿松:区块链技术并不是一个凭空的、全新的技术,它最终还是要跟现有的商业模式相结合,实质上它是现在商业模式在技术层面的一个升级。目前存在一个新旧技术交替升级的过程,所以越大的商业体就越难落地。

嘉宾刘晓蕾:我喜欢问的一个例子就是“阿里巴巴到底是不是中国公司?”。网络上经常看到网友们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们怎么定义一家公司到底是不是中国公司。如果从股东的角度来看,或者说如果我们认为阿里巴巴是属于股东的,那么它不是一家中国公司。阿里的早期投资基金软银,雅虎都不是中国基金。现在阿里在美国股票交易所上市,公司的大多数股东都不是中国人。但是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讨论问题。我们可以讨论阿里这家公司的存在给什么人带来了经济效益,或者换句话说,讨论谁是阿里的利益相关人(stakeholder)。阿里的利益相关人包括公司的雇员,在淘宝平台开店的店主,在淘宝上买东西的顾客等等。那么我们可以确定的说,阿里的大多数利益相关人都是中国人。那么公司到底是属于股东的,还是利益相关人的呢?这个问题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答案。而区块链社区,实现了利益相关人与股权人的合二为一。在一个典型的区块链社区中,token的拥有者既是这个项目,或者叫做社区,的stakeholder, 同时又是这个项目的股权人。这是一种全新的组织模式。从这个意义上讲,区块链改变了生产关系。

阁主大于:这点我非常赞同,我一直的观点是,大部分区块链项目将不会改变目前的商业逻辑,但是会显著的提升商业逻辑运行的效率,明显的降低成本。

阁主大于:这点非常非常赞同,我认为这是区块链经济的核心奥秘。公司制或者股东至上主义,实际上是适应了工业经济时代。

嘉宾张寿松:当然这里还有很多的法律合规问题。

嘉宾刘晓蕾:所以综上所述,我认可区块链是革命性的。并且越学越觉得它有魅力。

阁主大于: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越大的商业体本身在过去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其背后的逻辑在于,他们已经在目前的商业逻辑下做了最大程度的优化,所以再优化的空间相对比较小,新技术带来的变革空间也有限,所以在大产业大项目中反而难以落地。

阁主大于:但是在互联网平台经济时代,这样的组织架构已经在阻碍平台发展,所以才会有所谓共享经济的概念,但是目前所看到的共享经济业态,往往只是信息层面的分享,没有涉及到价值的共享,而区块链才能够使得所有利益相关人,真正意义上共享价值,因此我们看到了真·共享经济的曙光。刘教授说的这三点,言简意赅,但真的是区块链经济的精髓,非常精彩。

嘉宾张寿松:在技术层面,目前也没达到高频率的商业级应用。新技术带来的增长空间也比较大,但是更替的成本也比较高。小而美方向的项目,反而更容易落地。

嘉宾刘晓蕾:感谢阁主谬赞。

阁主大于:也是,船大难掉头,越成熟的产业、越大的项目路径依赖反而越明显。

阁主大于:群里有很多搞技术的朋友,之前很多访谈实际上也是在讲项目的商业模式变革,今天讲经济学逻辑层面,如果理解方面存在一定问题,可以直接私信火讯主编赵一丹,她会反馈给我,我及时代表提问。

嘉宾张寿松:第二问回答完毕。

Q2

阁主大于:可否请您畅想一下,等到区块链应用大规模落地,又会是怎样一个图景?这是一个追问。

阁主大于:我们先进入下一个问题,但是第一个问题极为重要,大家再仔细看一看刘教授的回答,欢迎随时提问。

嘉宾张寿松: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效率极高的社会,但也很可能会出现很多人都失业的图景。就像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可以代替劳动力,区块链技术使得很多场景可以自主式运行,不再需要人为干预和基于人的信任,也省掉了很多人工环境。

第二问实际上也是对第一问的追问,在区块链创新创业人才论坛上,您曾说“区块链技术有这个潜力解决数字资产的确权问题,这是区块链最核心的发展潜力。”数字资产的确权有什么意义和作用?区块链是如何做到数字资产确权的?能否举一例来说明数字资产确权带来的变革?也就是在进一步解释一下您刚才回答的第二点。

阁主大于:效率极高的社会,我非常赞同,因为区块链极大的提升了产业中各主体的协同效率,现在很多用电子邮件电话微信QQ甚至是纸质文件沟通确认的协作环节都可以用区块链高效实现。

嘉宾刘晓蕾:先说点题外话。今年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过去的40年里,我们国家实现了高速的增长,创造了“中国奇迹”。那么这个高速增长的原因是什么呢?这是许多经济学家,特别是研究长期增长的经济学家所关注的问题。这些专家们建了许多模型,做了许多严谨的研究。但简化而言有两点特别重要:投资拉动和人口红利。

您说的第二点还真是挺有意思,之前真是没有往这个方面思考过,协作环节一旦实现信息化,可能又给机器替代人提供了新的空间。

这个公式就是著名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它说明了进行生产的最主要的两个要素:K(固定资产)和L(人力资本)。我们经济过去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两个要素的拉动作用。其一是固定资产投资,比如我们的基础实施投资。其二是人力资本的投入,我们的人口红利。农民工进城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必须的人力资本。但是我们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过去的这两个要素推动都遇到了瓶颈。所以现在国家谈到比较多的是“全要素生产率”,就是上述公式里面的a,可以解读成生产效率。

前两天我在和朋友还在讨论,区块链到底是可以约束强人工智能,还是变成强人工智能征服人类的一项利器?看来您是悲观论者,哈哈。

阁主大于:能在访谈中出现经济学模型的,恐怕也只有火讯琅琊榜了吧,哈哈。

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

嘉宾刘晓蕾:但是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的提出是这两位教授1928年发表在AER论文上。在哪个时候,K,L是关键的生产要素。但是随着时间发展,其他要素变得越来越重要。我本人也做个工作论文,把无形资产作为要素加入这个生产函数中,做一些分析。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数字资产将成为核心资产。如果可以实现数字资产的确权,在上面的公式中,将加入一个新的要素,D,数字资产。这将能极大的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Q3

阁主大于:这个观点非常新颖,又很有说服力。

阁主大于:第三问,想了解一下您的投资实践,您已经投资和孵化了多少个区块链项目?包括哪些类别?您认为区块链项目真正的“护城河”是什么?您在投资一个区块链项目时,最看重的因素包括哪些?

嘉宾刘晓蕾:大家都知道阿里和腾讯,他们的核心资产是数字资产,但是,由于目前数字资产没有办法确权,导致无法分享。阿里的数据和腾讯的数据无法共享,我们一直在谈过要做个人征信,需要这些有数据的公司能够把数据共享,也搞了8家机构持股的百行征信,但是推进一直很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数据无法确权。

嘉宾张寿松:我已经投资了几十个项目,投资的范围很广,从海外交易平台、媒体、技术服务公司、公链,还有一些其他的应用。在这么早期的阶段,还很难讲护城河。时间和技术壁垒都会是很大的优势。

阁主大于:数据不能确权,那就仅仅是数据资源,不是数字资产。不但不能计入资产负债表,而且使用和买卖都不那么光明正大。

阁主大于:时间是指的入场时间吗?也就是越早发起的项目越有优势,对吧?

嘉宾刘晓蕾:在说一个我们行业的痛点。学术是需要交流的,是需要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去跟其他的专家分享讨论改进。比如说,当我们完成了一篇工作论文之后,最好的办法是到各大高校,包括研究机构去做讲座,收集,批评的意见,然后再进行改进。但是有时我的合作者会有一个担心,就是会担心,一篇工作论文到,外面去宣讲之后,会很快的,被其他学者或者甚至是学生,做出一篇类似的文章来,因为没有办法确权,所以说呢,没有办法证明这是idea我们先有的,是我们最新做的。所以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所以很多时候呢,我们就选择,不把工作论文,去对外宣讲,这当然极大的阻碍了学术交流。这个问题国外也有,但是国内尤其严重。

嘉宾张寿松:对,做的早、做的快,再加上比较领先的技术。对,时间肯定是很大的优势。回答完毕。

当然我不认为区块链在短时间内可以解决我们行业的这个痛点,但是从确权的大方向上来讲,已经可以看到一些进步。比如,就在几天前,杭州的互联网法院出了一个判例,圈里人应该都看到新闻了。保全网一个写在了区块链上面的作为保留的证据,被法院认可,当作了承堂供证。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进步了。也借此机会向杭州互联网法院做出一个致敬。他们能够对这个新鲜事物,能够接受,能够理解,非常不容易。相信这个判例,会有极大的促进,区块链领域在确权的重要方向上面的,进步和发展。

阁主大于:很明确,很精辟,寿松总真是爽快人,完全不故弄玄虚,哈哈。

阁主大于:这个确实不那么容易解决,对于成型的作品版权,区块链确权比较容易,但是对一个相对模糊、不那么确定的想法用区块链确权还是有些难度。

Q4

嘉宾刘晓蕾:确实如此,比如我前面谈到的我们行业的痛点,就不那么好解决。但是路总是要一步步来走。

阁主大于:第四问,您认为,区块链投资与传统的股权投资相比,有哪些差别?区块链项目该如何估值?

阁主大于:这其中的一个差别应该在于,一个已经完成的作品是高度数字化的,而一个思路和想法实质上还并不是数字化的。不过,区块链嫁接思维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研究课题。

嘉宾张寿松:这两种投资总的来说是大同小异,也是要看团队、看商业模式。但是区块链投资的节奏明显更快。区块链估值现在没有一个完整的、成熟的标准,不像传统投资,A轮、B轮、C轮,要看数据。

嘉宾刘晓蕾:这里面就涉及了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区块链需要跟其他领域的技术发展相结合。比如AI,物联网,智能硬件,包括语义分析等等。特别是线上和线下对接的问题。需要其他物联网及智能硬件的技术配套发展。

阁主大于:给我感觉是,区块链项目给机构投资者的窗口期好像越来越短了。

阁主大于:ai 区块链的语义链,俨然看到了一个重要的创业方向。

嘉宾张寿松:好的区块链项目在估值的话语权会更大,投资的时间窗口也是极短的。

嘉宾刘晓蕾:所以我虽然认可区块链未来非常大潜力,但是感觉路还非常非常长。目前还是初期,非常早期。当然我非常愿意投身到这个我认为是革命性的技术应用上,为它的发展做一点微小的工作。

阁主大于:是的,看来“快”不仅是对项目的要求,对投资人也是一样。我这里再加一个追问,您刚才说好的区块链项目既要快,技术还要好,这两者之间是不是存在一定矛盾?

阁主大于:区块链在数据确权和流转方面,除了起到存证的载体之外,还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嘉宾张寿松:比如我在投一个项目的时候,中午跟他们刚聊完,晚上确定要投的时候,已经没有额度了。

嘉宾刘晓蕾:交易和估值。数据的价值很难估算,但是区块链的运营方式可以营造出一个市场,让这个市场(出价)给数据(数字资产)定价。

阁主大于:这窗口期也实在太短了点。

阁主大于: 为什么说用区块链可以更好的为数据定价呢?

嘉宾张寿松:肯定是存在矛盾的。

第一期阁主袁煜明:@刘晓蕾 赞成,区块链让资产表扩表。

阁主大于:不过也差不多,链圈一天,人间一年,半天的时间也相当于过了半年了,哈哈。那您在面对这种矛盾的时候,怎么去做判断?怎么去选择一个较优点呢?

嘉宾刘晓蕾:据说日本央行曾考虑让加密货币资产上表,但是问题太多,所以暂时没有推进。

嘉宾张寿松:看一个团队的技术肯定不是看它的技术已经完成了,而是看它的背景和实力能够达到怎样的一个技术高度。

第一期阁主袁煜明:哈哈,这需要体系和时间。

阁主大于:明白了,看预期水平和执行力,这个逻辑非常具有启发性。今天晚上干货不断啊。

阁主大于:@刘晓蕾 数字资产确权确实可以实现新一轮的资产负债表扩张,这也应该说是新经济发展的重要机遇。

嘉宾张寿松:对的,是看潜力。

嘉宾刘晓蕾:我只是想象一个项目。个人把(某种)信息发到链上确权,需要这个数据的人出价购买。这本身就是一个数据买卖的市场。通过市场供需形成合理价格。价格操作是很大问题。所以核心还是在交易所。哈哈。@袁煜明 琅琊榜第一期阁主。我刚才说的是链上用token买卖。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是个愿景,展望。感觉离我想象能够达到的理想状态还相差甚远。

阁主大于:愈发感觉区块链投资具有很独特的魅力,不过总体上感觉和天使投资更像一些。时间关系,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

阁主大于: 区块链存证-确权这个事情本身确实很可能一下子就激活大数据交易生态,毕竟使得买卖双方都有利可图,而且大大降低成本,降低风险。

Q5

Q3

阁主大于:第五问,今年以来,杭州、北京先后成立了区块链产业基金:4月9日,杭州成立了百亿雄岸区块链创新基金,该基金总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每一期基金规模为10亿元人民币。5月19日,北京区块链生态投资基金已经正式启动,基金规模达到10亿人民币,旨在创建北京地区首家专注无币区块链应用投资的引导基金。此外,各个地方政府都出台了区块链产业扶持政策,建立区块链产业园。您对这些扶持政策哪些建议呢?怎样才能加快地方区块链产业的发展?

阁主大于: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啊,不过时间所限,我们进入到下一个问题,实际上是对第一问回答中第三点的追问。

嘉宾张寿松:这也看出地方政府对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但真正要推动区块链技术的落地,仅仅是从建一个物理的园区上还是不够的。

第三问,区块链社群模式下,诞生的全新经济组织模式是什么样的呢?可以给大家分析一个典型案例吗?区块链社区下的组织模式要注意或防止出现哪些问题?

阁主大于:除了园区之外,还需要从哪些方面推动呢?

嘉宾刘晓蕾:关于这个问题,说一个想象的案例吧。这样没有站台的嫌疑,也不得罪人。假设淘宝是一个中心化的公司模式,如果想要做一个社区化的淘链,就要给所有开店的人,在链上购物的人都发 token, 让他们成为股东。这样他们即是这个项目的参与人(stakeholder),又是某种意义上的股东。他们会愿意共同建设社区,以便让自己的token升值。

嘉宾张寿松:但行业毕竟是处于早期,从技术到政策都没有一个规范。

但是买卖即是发币,就会导致一些“假交易”就是说本来不想交易的,为了得到币过来交易。能否防止这种现象发生,能够最大量的吸收“真正的交易”是一个社区能否长久发展的关键,这也是token机制设置中需要考虑的问题。

阁主大于:是的,很多诸如行业标准编制等基础性的工作还在逐步开展中。

传统的有限责任公司,由于管理权和所有权分离,带来了委托代理问题(agency problem). 区块链的社区模式,没有这种传统的委托代理问题,但是在社区发展尚未成熟,需要由创始人团队经营的时候,会产生创始人团队与一部分用户之间的利益冲突问题。

嘉宾张寿松:我也走访过很多地方园区,跟他们沟通过,政府除了资金支持和办公场地支持外,也很难做出其他的一些支持政策。大家都处于探索期。回答完毕。

另外如何决定投票权也是一个问题,比如在淘链上花的钱多的人,应该有更多的投票权;买的次数多的人应该有更多的投票权。这个怎么分配?或者笼统的说,不同的stakeholder,其实他们的利益也是不一致的,那么怎样协调这种利益?

阁主大于:对于区块链这样的新经济产业,硬件层面上的扶持虽然有一些作用,但是好像效果又不够充分。我也做了一些调研,感觉政府对企业周到服务这样的软性扶持,虽然看起来并不会那么轰轰烈烈,但是确实能帮助企业有效的提升运行效率,反而对企业有非常大的吸引力,这方面好的经验确实需要进一步总结。

传统有限责任公司的各方冲突,股东,债权人,管理人。有很多研究,公司治理也发展了很多年。区块链社区模式是个新鲜事物,他的治理应该说还在摸索过程中。相信更多的治理模式会在这个行业的发展中涌现出来,优胜劣汰。

非常感谢寿松总的精彩回答,干货不断,非常精辟,我也受益良多。下面有请另外一位阁主@大象 继续提问。

阁主大于:治理机制非常重要,实际上会决定社区的生命力。要让价值持续增长,良好的治理机制是基础。

嘉宾张寿松:谢谢于博士。

嘉宾刘晓蕾:对的。所以区块链是一个完美的技术和经济的结合。token机制设置,社区治理,都是经济金融问题。我以前不务正业,在一个BBS当过总版主,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对社区模式非常有感情。

阁主大象:好的,我继续,接力。

阁主大于:这个虚拟的场景挺有意思,不过也存在一些问题,我记得几个月之前和慕岩总就探讨过,不过到现在也没有明确思路,在这里,我和刘教授再探讨一下。

Q6

您说的这个想象场景相当于是一个电子商务平台,只允许用这个平台的股票在平台上交易商品。就是假设一个电商平台,只允许用平台的股票在上面买卖商品(假设平台股票可以无限分拆),如果交易越活跃,很显然,平台价值就会越高,但是,这种平台价值上涨预期岂不是抑制买方的热情?买一次东西就会损失一些预期价值,在这种情况下,交易的热情恐怕会受损,反而导致平台价值下降。因此,通证的内在权益性价值(预期增加)与交易流动性价值(要求预期相对平稳)可能会存在一定内在矛盾,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阁主大象:第一问,FCoin是今年交易所的一匹“黑马”,凭借交易挖矿、持币分红的激励模式,它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登顶全球交易量排行榜第一,FT的价格在一个月内上涨了百倍。众多交易所纷纷模仿交易挖矿模式,币安、OKex、火币也纷纷出台应对措施。您怎么看待FCoin的交易挖矿模式?交易所通过交易来赢取暴利的时代是不是要一去不复返了?怎么看待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未来?

嘉宾刘晓蕾:这个问题的答案就非常糟糕了。是关于区块链社区的估值问题。对于我说的这个商品交易社区,应该从货币的角度来估值。它的估值来自于哪?我们在写一个简单的模型,估值来自于法币的通胀。

嘉宾张寿松:交易平台这几年来一直尝试各种创新,其实平台币分红的模式在2014年就有平台做过,但是在法律合规上还是一个问号。我觉得这种创新是交易平台很好的冷启动的方式,但最终还是要回归商业的本质,为用户创造价值。交易量排名第一不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想,一个平台可以用各种活动让交易量冲到第一,但这种交易量可能多半是虚假的交易,或者是为了交易而去交易,并不产生实际的商业价值。

阁主大于:您说这个思路非常有意思。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本轮多头市镇周期会比2016年短一些,浙大教师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