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幻想式结局的的特性实验,区块链博彩游戏

FOMO3D的首页,FUN与FEAR交替

果不其然,山寨Fomo3D游戏蜂拥而至,其中夹杂着留有后门的骗子。

在Last Winner冷却之后,Super Card打着欧美精英团队打造的区块链游戏的旗号粉墨登场,以燎原之势侵占了各个朋友圈微商圈直播圈,不计其数的QQ群在为其疯狂打call,金字塔体系等级森严,所有玩家都在为一张“上层群”的门票挤破了脑袋,热度迅速窜到了DApp赌博类游戏的头榜。正如一位玩家指出的那样,“三分靠技术,七分靠推广”。

如果Last Winner真的是骗局,就增加了一个新的案例,证明“什么好东西到中国都会被玩坏”。因为,Last Winner所模仿的Fomo3D游戏,创建了一个完全由智能合约完成的资金运作模型,是区块链技术迄今为止最完美的应用。Fomo3D设计精妙的“夺宝”规则,是只有区块链技术出现,才可能实施的人性实验。

图片 1

8月22日14时48分,Fomo3D第一局出人意料地结束,地址为0xa169的玩家获得最终大奖10469枚以太坊,约合人民币2200万元。多家机构技术分析后认为,获奖者是一名黑客,为了获取最终大奖,采取了一些特殊策略。

到最后,10%的手续费越来越满足不了庄家的胃口,众多仿品一拥而上,纷纷提高手续费的价格,20%、 30%、 50%……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到最后,效仿者之一PoB竟然擅自更改游戏规则,禁止玩家赎回筹码。信任的大厦一旦倒塌就再无重建的机会,PoWH 3D也渐渐无人问津了。

当然,Fomo3D游戏只是区块链技术和博彩业结合的第一缕阳光,众多模仿者会根据实际情况和技术发展对规则和程序进行修正,使游戏更加公平。受其启发的区块链或博彩从业人员会增加游戏种类、丰富游戏场景,制作出更加吸引人的区块链博彩类游戏,描绘出一幅更加准确的人性图谱。

没有白皮书,没有强大的身份背景,没有过硬的技术团队,创始人甚至声称这个游戏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讽刺ICO而已,然而最讽刺的却是,游戏最终走上了和ICO相似的老路。和每一个庞氏游戏一样,金字塔式的结构向地下不断延伸,底层玩家的手续费很快被金字塔的顶端瓜分。

据分析,0xa169玩家8月15日进入Fomo3D游戏后,就采取自己购买“Key”后阻挡其他玩家策略,试图成为最后一人而独霸大奖。经过超过百次的努力,在最后一次购买后,通过自己的智能合约向以太坊网络发送大量天价手续费(Gas)的交易,因为以太坊矿工打包区块的策略是高手续费优先,所以该玩家的天价手续费交易在三分钟内阻挡了其他玩家在Fomo3D游戏中购买“Key”,从而保证自己成为最终赢家。

事实上,他不过是用后来投资者的钱为前面的投资者兑现回报。最终骗局破败,这个名叫做查尔斯·庞兹的年轻人沦为阶下囚,他策划的这种骗局也因他而被命名为“庞氏骗局”,并不断与新生概念结合,衍生出不同类型的“庞氏骗局”。正如随着今天区块链概念的走红,庞氏家族也产生了新的成员——PoWH 3D和Fomo3D。

如果没有区块链,Fomo3D游戏就是一个典型的“庞氏骗局”:先加入者瓜分后加入者的资金。但因为是区块链上一个开源的智能合约,保证整个过程透明、最终大奖无法作伪。虽然同样是先加入者分后加入者的资金,但后加入者或者相信后面仍然会有大量加入者,或者有博取大奖的诱惑,心甘情愿加入。而且,当没有后续者加入时,游戏是以发出巨额大奖结束,与“庞氏骗局”的崩盘有天壤之别。

Fomo3D讨论区对首轮结束的评论

曾有多家区块链安全公司对Last Winner发出风险预警,认为该游戏代码未开源,且没有在etherscan官方浏览器上进行任何认证,无法保证参与者的资金安全。果然,先是传出Last Winner被黑客用攻击合约盗取5194ETH的消息,然后是大奖被“外挂”账户斩获。

买到卖的过程中,无论玩家是否从中获利,20%的手续费损失已是不可避免,依靠微薄的手续费分红难以拿回本钱。这些玩家就像在传销组织中投入了全部身家的人,手中唯一的制胜之道便是拉拢新人抬高币价,让自己有机会拿回本金。而新人势必陷入同样的境地之中,只好继续走招兵买马的老路。

按照Fomo3D的设置,每一整局游戏在24小时的倒计时之中,玩家花费以太坊购买“Key”,每当有玩家购买“Key”,倒计时便会增加30秒,超过24小时则不再增加。24小时倒计时结束时最后一个买入“Key”的玩家拿走奖池中48%的奖金。为了吸引用户加入,Fomo3D采取了分红机制,参与玩家可根据自己持有的“Key”的数量占总的“Key”的数量的比重,获得后加入玩家支付以太坊数量一定比例的分红,即时分红,随时提币。为了增加趣味性,游戏将玩家分为蝰蛇队、公牛队、鲸鱼队和白熊队四个战队,各战队获得分红的比例和最终的奖励不同。游戏还采取了推荐奖励和幸运糖果机制以吸引用户。

7月4号Fomo3D悄悄上线,之后的两周时间也只有不到1000以太币,直到中国玩家进场,让游戏的格局天翻地覆。7月19号是最戏剧性的一天,Fomo3D如同病毒一般开始在各个论坛和社区肆虐开来,俨然是一个“百倍币”,短短几天时间奖池内的金额飙升至21000以太币。

这个结果,可以说0xa169玩家利用了区块链发展不成熟的技术漏洞作弊。但因为Fomo3D游戏的规则和执行完全透明,该玩家用技术在规则内获胜,又令人无话可说。

Fomo3D第一轮结束的原因众说纷纭,尽管很多人认为只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但是根据安全公司安比实验室的分析,这其实是黑客策划已久的攻击。

有种说法认为,赌场是人类最古老的行业之一。赌场将赌博行为简单化和标准化,成为检验人性的试验田。结论就是,因为贪而生的赌性是无法克服的,明知常赌必输,人们依然趋之若鹜。或者相信能力和判断,或者相信“运气”,人人都希望以小博大。

失控的区块链博彩游戏

人类赌性无法消除,博彩业永远兴旺发达。但传统的博彩业有个阴影一直挥之不去,那就是作弊。赌场和庄家是否提供了公平的环境和器具?是否控制输赢?参与者是否“出千”?这个问题,无论是赌博合法化的澳门或拉斯维加斯赌场,还是“比较健康”的体育彩票和福利彩票,都无法完全解决。相形之下,因为操作成本高而造成返奖率低的问题,比如中国福利彩票返奖率只有约50%,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就在人们渐渐淡忘PoWH3D的时候,另一款游戏闯入了玩家的视野,席卷了整个区块链游戏界,成就了加密猫之后又一霸主,它就是Fomo3D。

Fomo3D游戏既考验人在金钱和暴利面前的贪婪,也测试人在不同时期投入资金时的理性计算能力,是一个堪称完美的人性实验。其结局更是充满了网络时代的科幻色彩。

Fomo是Fear of Missing Out的缩写,即错失恐惧,患得患失,恐怕别人在自己不在时经历了什么意义非凡的大事。这个名字正是游戏的最佳写照。

8月17日,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的类Fomo3D游戏Last Winner首轮宣告结束。有消息称,该游戏最终Winner赢得7755个以太坊(ETH),约合人民币1500万元。然而,区块链安全公司PeckShield宣称,获奖账户为“外挂”账户,游戏进行期间利用空投机制已经薅羊毛获利231个ETH。所以这个Last Winner游戏被多方质疑是一个骗局。

每有一位玩家进入游戏,游戏的时长就延长30s,游戏结束时,最后一个购买Key的玩家将一口气获得整个奖池中48%的以太币。剩下的52%,除去团队分得2%,会按照一定比例投入到下一轮的奖池之中和分配给Fomo3D玩家、PoWH3D的持有者。

推广宣传中,Last Winner声称是首款完全去中心化的类Fomo3D游戏DApp,完全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原生开发,“内置以太坊钱包基础功能,解决了大部分用户无法安装浏览器钱包插件问题,同时相比网页版的同类游戏,LW版游戏界面更加美观,体验更加流畅,游戏玩法更加刺激,堪称良心之作。”游戏上线后火爆异常,4天内吸金约合人民币2亿元,造成以太坊网络持续拥堵。

两年之后,第二代PonziCoin有了以太坊和智能合约的温床,更加如鱼得水。从它身上我们可以看到POWH3D的众多要素,玩家可以买入筹码,但是只能以买入时四分之一的价格卖出,赚钱的诀窍在于筹码的价格随着玩家的加入而不断增加,当价格超过买入价格的四倍时就有了盈利的机会。上线仅仅八个小时,就有25万美元的资金涌入,甚至让创始人Rishab措手不及:“这个事态超出我的控制并且走向疯狂,我很抱歉我们将停止销售庞氏币,因为这只是个玩笑。”

图片 2

直到2014年,比特币价格迎来第一波攀升,迅速突破了1000美元的大关,第一代PonziCoin应运而生。程序化交易取代传统的人工交易,加之120%的回报率,迅速汇集了大批玩家,十多万美元投入其中。尽管与Fomo3D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但已经是那个年代最火爆的庞氏游戏了。

直到区块链的出现,为博彩业彻底解决作弊疑云提供了技术基础。区块链网络具有去中心化特性,没有中央控制方,项目按照共识协议自动执行,能够一劳永逸地消除博彩业的作弊问题。可以预见,博彩业将会是区块链技术落地的第一个大规模应用场景。当然,由于区块链技术仍处于发展初期,加上法律障碍,区块链赌场或区块链彩票尚未大量涌现,但Fomo3D游戏已经让人们看到了这个行业新的曙光。

索罗斯有一句名言:“人之所以犯错误,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自以为什么都懂。”没有人不懂庞氏骗局,只有后面的人不断接盘,游戏才能继续,但是没有人认为自己是最后的牺牲者,这在经济学上有个专有名词,叫“最大笨蛋理论”。只要有利润在的地方,纵然是骗局也争先恐后,就连牛顿也感言:“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但人性的疯狂实在难以估测”。

人性善?人性恶?这是人类千百年来争论不休的终极问题。但无论如何,贪欲都是一种基本人性。通过劳动,通过交换,通过抢夺,通过天赐,不同个体运用不同手段来满足贪欲,保障生存和延续。而赌,是满足贪欲的一条捷径。所谓赌,就是不同的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智力能力的不同,造成掌握事实和对未来判断的差异,加上风险偏好习惯,期望用比较低的投入获得高额收益。

当玩家意识到靠分红回本要等到天荒地老的时候,Fomo3D的热度开始迅速降低,短短一周时间,交易数量降低了超过90%,像是一场过山车。然后整个游戏在8月22日突然结束了第一轮,第二轮开始后,热度再次蹿升,因为每个人都想做先入局者。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正如PonziCoin指出的那样,整个数字货币的圈子何尝不就是一个疯狂的庞氏骗局?早期玩家极力鼓吹,摇旗呐喊,待到币价水涨船高之时抽身而退,大赚一笔;中期的玩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在庄家和大佬的刀俎下谋求一丝薄利;后期的玩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像待宰的羔羊在绝望中喘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大千币圈的规则其实与小小游戏毫无二致。

一切还要从1903年那个冬天讲起,一个来自意大利的小伙子几经失败后,在一张来自欧洲的邮政票券启发下,成立投资公司,声称可以购买来自欧洲的某种邮政票券,再转卖回美国,利润率可以达到惊人的400%。投资者们像看到希望一样疯狂的购买这款产品,一年时间里就有逾四万波士顿人加入其中。

和PoWH3D一样,矗立在金字塔顶端的依然是游戏庄家,而且这一次更加变本加厉,除了整个奖池2%的分成之外还有买卖皆高达10%的手续费。而对于玩家而言,尽管最终赢家的幻想刺激着无数的玩家的神经,但前赴后继的加入者主要还是为了分红,越早入局,金字塔上的地位越高,盈利的机会就越大,某国外玩家声称,他在奖池还只有178以太币的时候入局,仅靠分红最终盈利超过60倍。所以玩家的任务就显而易见了,拉新人,割韭菜。

PoWH 3D,全名为Proof of Weak Hands 3D,游戏的筹码叫做P3D,只能通过以太币购买。但是筹码的价格是不固定的,每售出一枚新的筹码,筹码的价格就会上涨一点,而若是有人赎回筹码,筹码的价格就会下跌。除此之外,每一次交易收取10%的手续费,投入到现金池中分发给所有的玩家。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科学幻想式结局的的特性实验,区块链博彩游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