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S暴跌之后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

”币改“还未成功,又有人提“链改”、“票改”,当心泡沫。

这是火币区块链研究院院长袁煜明,在2018年年初演讲时,对区块链“商业模式”的形象概括。

今日,FCoin 创始人张健、币改试验区发起人孟岩接连回应近日币改区上币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但经过了这些乌龙后,市场似乎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

人们在痛批互联网行业“羊毛出到猪身上,让狗买单”的发展现状时,对新兴的区块链技术抱以极高的期待。

我们可以先来回顾下事件始末(媒体报道):

从2017年开始,各方开始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商业模式:有不顾一切的“ICO派”,也有推进中的“通证派”,更有最近才兴起的“票改派”。

7月5日,FCoin宣布,FCoin主区升级为“主板A”,创新区升级为“主板B”。同时启动“主板C”的筹建工作,定位为“币改”试验区,推动已有的成熟产品或企业进行通证化改造,实现币改及上币交易。“FCoin币改委员会”和“主板C”的社区的筹建将由元道、CSDN副总裁孟岩领头。

“94”之后,ICO已经成为非法募资手段;随着“BIZKEY宣布退出这场试验”,由FCoin发起的“币改”似乎也在“翻船”中。

7月16日,区块链 POS 运营商 Bizkey 宣布,已成为 Fcoin 币改实验区第一个公示项目。

在“币改”陷入舆论漩涡的时候,近日,由清华大学青藤联盟研究院提出了“票改”——一个比币改更加合规温和的概念。

7月20日, FCoin宣布币改试验区已收到包括 QOS 在内的多家企业的币改申请。QOS 本是一家基于公链与联盟链混合的底层操作系统,拥有支付、互金等多项业务。

“票改”,会不会让更多企业登上区块链这艘快船呢?

8月3日,Fcoin币改试验区的首个公示项目 Bizkey 宣布退出,同时透露“QOS成功插队”。

1、币改,任重道远

8月4日,QOS作为币改试验区首发币种上线交易。QOS上所后第一天开板涨停,8月5日开板跌停,8月6日凌晨出现 BUG,QOS/ETH涨跌幅超过限制,QOS社区里一片哀嚎。

最近的“币改”浪潮,源于搅弄了交易所风云的FCoin。

伴随着币价涨跌起伏的,还有FCoin和币改试验区的连番解释。

7月5日,FCoin在官网上宣布将主交易区升级为“主板A”,创新区变为“主板B”,然后又新启动了一个叫“主板C”的交易区。这里的“主板C”就是“币改”试验区。

图片 1

“币改”一词,应该如何理解?

8月5日,元道在“币改自治社群满月公告”中申明了币改自治社群的职能。他表示,不会对任何项目进行简单的主观判断,而是通过自治社群,对项目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沙盘推演等助其进化。同时,任何项目“闯关”币改自治社群过程中的所有信息都会都会“记录上链”。此言似在为 Fcoin 可能涉及操作上币提出解决方案。

根据 FCoin 的公告,币改就是给实体业务公司提供通证化经济改造,完成后,在FCoin“主板C”上币交易。

8月6日,张健在 Fcoin 电报群内表示,QOS不是涨跌停板的问题,具体原因比较复杂,不做解释,但会为此做出补偿。对于上币失误一事,FCoin决定今后将放弃官方上币权,将权力下放给社区。同时 FCoin 将用团队的股份对遭受损失的用户进行百分之百进行补偿。

FCoin 的掌舵者张建表示“Token 是一个可以和‘公司制’比肩的伟大发明”。开启新的商业模式,就像发现新大陆。

昨日(7日)晚间,QOS 又开始快速下挫,跌幅一度达到 80.23%,今日平均跌幅 65.31% 。

从7月5日提出币改起,在一个月时间内, FCoin发起了14个币改相关通告。张建对币改运动充满憧憬。

对此,张健今晨进一步回应,目前币改试验区的机制的确不成熟。从技术的角度讲交易所可用前一天的收盘价作为限制,也可用当天的开盘价作为限制,但之前并没考虑到这个技术实现。

但是,这场币改试验却并不是那么顺利。

币改试验区发起人孟岩下午表态,1、QOS 并非插队,FCoin 没有破环规矩,Bizkey 退出并非故意袭击,这一切仅是模糊地带下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的乌龙;2、未来币改项目采取“单通道多出口”,并非 FCoin 专属,也可上其他交易所;3、元道在倡议一个工作组的机制,将为近万人的币改社群开发一个工具平台,解决信息披露、社群投票、激励机制等问题。

2018年8月3日,BIZKEY在上线前一天突然宣布退出币改这场试验。

由此,一些业内人士判断,Fcoin 数月来连续经历了补贴交易挖矿、平台币暴跌,身陷千所大战之中又增长乏力,因此打出了币改这个“烟雾弹”,想从没有发币的实体企业投资者那里找流量,但终归操之过急。实体企业币改,并非上币筹资,同时让投资者公投演化那么简单,试问社区中有多少人是真正想为实体经济改造出力的。公司内部架构的改革、利益的分配,以及产品所涉及的产业链都需要经过一番设计,同时还需考虑到上币融资对实体企业的反作用等等。

BIZKEY 尝试在数码产品销售领域落地区块链技术,作为 FCoin 第一个公示的币改项目,它的退出被认为是“币改试验失败”的开始。值得关注的是,在“Bizkey”宣布退出币改试验区前一天, FCoin宣布 "QOS" 先于“Bizkey”上线试验区。

”币改“后又有人提出了“链改”、“票改”,现在看的话,改什么都不能太激进了。 

QOS 的插队被认为是Bizkey主动“退市”的原因。具体原因谁也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Bizkey与FCoin之间的合作出现问题,Bizkey COO 张晓航在朋友圈表示“远离毒品,远离FCoin”。

而插队的"QOS" ,它的币改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在8月7日上线交易之后,QOS出现严重破发,截止发稿时,跌幅高达20%。从价格角度来看,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币改,在一开始便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图片 2

QOS价格走势图

针对此次币改风波,币改试验的推动者,国内通证学派的代表人物孟岩表示:“在(币改)执行过程中确实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使外界产生了很多误会,我们需要吸取经验和教训。”

但即便如此,外界对“币改”运动依然充满质疑,它是让利益再次分配?还是一场徒有其名的炒作?

在币改遇阻之际,由清华大学青藤链盟发起的“票改”进入人们视野,他们提出了一种新的区块链落地的变革思路。

2、票改,初生牛犊

2018年8月4日,清华科技园的一场闭门研讨会上,“票改”作为议题之一。

“小时候,听说一个画家,为了买肉,自己画了一张粮票出来,结果就被抓了。”75岁的演员李光复老师,目前正在努力学习区块链技术知识的,他分享了自己经历过的计划经济时代关于粮票的故事。

当然,“票改”的“票”与李光复老师所讲的票是截然不同的。

“票改是指基于区块链3.0技术,将实物资产与发行在区块链上的‘Ticket’一一对应。让这种票证可流通。”,“票改”发起人,青藤链盟研究院院长钟宏告诉31区。

“举个例子,茅台酒,我现在以物联网的形式,把每一瓶茅台酒都映射进去。现在每一瓶酒,都会对应一瓶Ticket。”钟宏解释道。

这意味着,一件衣服、一双鞋、一瓶酒,都可以通过票改映射上链。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QOS暴跌之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