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所一月倒三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还能走下去吗

图片 1

这些老套路在交易挖矿平台出现之前都显得那么低级,FCoin 的出现给大量跑路交易所提供了跑路的新思路:发行平台币,推行交易挖矿,鼓励交易分红,锁定用户资产。受利益驱使,用户的资金需要留在平台中才能得到收益,而交易所则可以肆意地控制用户资产的用途。

“我昨天聊了一个公司,他们公司还挺有钱的,也要做一个交易所。他们从三月份就开始研发,但是现在都还没上线。他们现在想跟我们一样做海外,所以他们内部有些策略正在调整。”据罗佳伟了解,他看到很多已经上线的交易所境况不好,很多打算做交易所的也已经开始开始观望,或者转变市场策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入局交易所行业,头部效应开始显现,头部交易所因为可以垄断市场流量,无论牛市熊市都能持续运作,而那些运营不善和缺乏动力的中小交易所,只好灰溜溜地宣布关门倒闭: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QBD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图片 2

图片 3

(similar web 网站访问数据统计对比)

“目前国内已无增量市场,现在出海的交易所大部分都面向韩国用户。”罗佳伟介绍,像澳大利亚、英国等都适合国内交易所去切。比如,澳大利亚人口基数大,经济较发达,如果做到第一,一天也可以做到几千万美金交易额。现在韩国基本上占全球20%的市场份额,炒币的人又多,利润丰厚,稍微成熟一点的可以去中东、东南亚。

开个交易所,真的太赚钱了

如今,熊市当道,市场一片哀嚎,一场行业洗牌已经开始。头部交易所可以凭借此前积累的财富谋计出路;新兴交易所如果不在模式上创新,或许即使行情好转,也难以在市场上立足。

第六点,创业者错误地低估了交易所的运营成本。购买一套成熟的交易所解决方案,创业团队需要向服务商支付数百万元的费用。人力成本也不容小觑,一个正常的运营的交易所团队需要 30-50 人,每个月的运营成本在 100 万人民币以上,需要日活数万人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FCoin于今年7月首先推出币改试验区。8月5日,FCoin第一个币改项目 Bizkey官方宣布退出FCoin币改试验区,并表示“不上FCoin”。 Bizkey的 COO张晓航回应:退出FCoin币改主要因为担心半夜其规则突然改动,引发自身状态改变,可以预见,这样玩下去会跟不上它的节奏,所以决定不上FCoin。

但是这个规则存在一个天然的漏洞:只需要两个账号,就可以实现交易对敲,不需要产生真实的交易就可以拿到 DT 奖励。这种漏洞让交易所陷入量大无人的境地,投资者很清楚地知道这个交易所到底有没有交易深度,如果全都是机器人在刷量挖矿,那就完全没有必要来这个交易所趟浑水了。在这个模式下,只要有新人不断地进入,老用户就可以拿钱走人,怕的就是没有人入场导致资金断裂。

8月27日晚,区块链及币圈传来重磅消息。火币创始人李林总计耗资6亿港币收购桐成控股(01611.HK)73.73%股份,成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以币安的上币费用为例,虽然创始人赵长鹏并没有透露具体的上币费用,称「项目方自己报价后再根据项目评审来确定价格是否合理」,外界传言币安今年年初的上币费用在 1000-3000 万人民币之间。

8月27日, 一篇名为《FCoin:一个韭菜的血泪控诉》的文章在朋友圈被热传,作者陈沛晓在文中讲述了自己在FCoin炒币,两个月巨亏70万人民币的经过。币改尚未取得成功,平台币暴跌,曾经红极一时的FCoin已变得风雨飘摇。 

以火币 Pro 和币安交易所为例,用户的每笔交易都需要支付总金额 0.2% 的费用作为手续费,币安则收取 0.05% 的手续费,绝大部分交易所的收费都在 0.05-0.2% 之间。

这家交易所今年5月才成立,全公司三四十人,对于投资方和交易状况也不得而知。然而,在市场的变动中,它的命运并不孤独。

据《星球日报》报道,一家交易所只要真实交易量达到 5000 万人民币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仅需几万用户就可以支撑起一家交易所。然而,目前只有几家交易所能达到几万用户交易,其他交易所的交易量则是通过机器人刷量刷出来的。

因此,李海龙把这些莫名其妙的不速之客都一一拒绝了。在他看来,交易所应该像二级市场上的股票交易所一样,有审核项目的义务,杜绝空气币上交易所收割投资者。项目方所拿的投资人的钱也应该用到产品、应用研发上,而不是都用来给交易所“上缴”上币费。

图片 4

北京的刘希(化名)最近有点沮丧,又一次开启了找工作的征程。几天前,他从一家位于上地的小交易所公司“被辞职”。

在尝试了交易挖矿机制之后,不少交易所也开始了多种新的创新来提高交易量和用户量,通过开放合作的方式来吸引流量。目前该模式主要分成两种,一种由大交易所发起,小团队以及流量网站贴牌加盟合作的方式来,新交易所看似独立运营,实际上都是同一套系统的复制;另外一种则是小团队则开发交易系统,将交易接口开放给流量入口,所有流量入口共享系统内的所有交易。

这被部分圈内人士看作是火币IPO的前兆。火币成立于2013年,是国内诞生较早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目前仅平台币火币积分的流通市值就有47亿。李林收购桐城股份的消息放出后,人们似乎看到了火币上市的前兆。

交易所实在是太好赚钱了,所有人顺着那条绳子往上爬,然后绳子从中间断了……

同时,与火币齐头并进的OKEx、币安,目前都已成为区块链行业食物链的顶端的捕食者。他们投资项目方、扶持嫡系小交易所,一步步开掘护城河。

在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生态中,一共有三种角色:发起一个区块链项目的项目方,购买项目方代币的投资者,以及搭起项目方和投资者桥梁、为投资者提供交易场地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

“大概一个半月前,这家交易所的人来见我时还热情高涨,路演时也号称要募集几千万人民币的以太坊。”王向东坦言,当时他就已经不看好去中心化交易所。他认为,目前做去中心化交易所还不是时候。

但是在整个流血矿难模式之前,平台会营造出一种平台币升值、持有平台币大量获益的假象,让普通投资者错以为这种模式可以赚钱。实际上这种假象泡沫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戳破,因为交易挖矿模式需要对数学模型进行精密地计算,稍有失误就会将整个平台币模式毁掉。

一位区块链行业投资人王向东(化名)近日也向QBD透露,他身边已至少有三家交易所面临关停。其中一家是在深圳诞生的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目前已开始内测,且有三个币种上所,但由于管理不善和资金短缺,团队目前临近散伙。

有一部分交易所是因为上线后收益太低,后期运维成本太高,资金入不敷出或是投资方突然撤资,致使交易所倒闭。

BTI发布的交易所日交易量排名

然而当前政策依旧不明朗,币改失败被点名,违规违法行为层出不穷,币圈的那群「精英们」只想着如何收割韭菜,新问世的交易所其实都是「收割机」。

火币也在今年7月发布公告,成立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扶持项目方。火币集团将作为发起方与战略支持方,为产业联盟开放全生态资源,从孵化器、投行、社群、安全、法务及市场等维度助力区块链 项目的孵化。

第四点,交易所的特色功能也没有壁垒,任何新的利好特色会被其他交易所短时间内抄袭。币安曾经靠自己的品牌和用户体验打下了交易所行业的半壁江山,但是这些功能并没有形成壁垒,它所有的功能都已经被其他交易所抄了个遍。而且越大的交易所越不敢上新功能,诸如交易挖矿功能,就有可能会被新的交易所使用后快速上位。

“就我所知道的几家交易所,现在说实话,按照真实交易量真的没多少钱。一个月可能就几百万的收入,这样真的没法玩了。”罗佳伟表示,上币费加上平台代币,肯定是这些交易所利润的主要来源。他估算,在项目方中,中国的项目方在大所已基本上占不到50%的份额,很多都是海外的项目方。

图片 5

大交易所尚且日子难熬,庞大的基数,增量市场暂时无法扩展,小交易所目前除了关停,似乎已无退路。罗佳伟认为,未来90%以上的交易所都会死掉,国内预估只能剩二三十家。

其中最有代表的新型交易所是 DragonEx 和 Bit-Z,前者给用户带来的特色是「交易挖矿」和「持币分红」,后者则给他们带来了改良版的「投票上币」机制。

“就币改而言,从短时间来看,大家铁定是不敢这么做了。我个人的看法是,中国市场短期之内,4个月之内是很难有增量市场了。”他解释,虽然国内交易所也在培养国内市场,但是最近连续几个币改的项目都跌的很惨,项目方大多也会转为观望。“币改后,他们之前的公司也会受到一些影响,新业务开始骂你,老业务也受影响。”

2018 年 6 月,TBS 手机交易所关停跑路。

交易所已开始朝项目方妥协

但是上面提到的两种做法都没有逃出币圈现有的生态格局,仍在是在行业内部竞争、在吃存量市场老本,这对于拓展新用户和开拓新的市场领域帮助并不大。我们希望看的是交易所不断地往行业外延伸,去触及更多的资产数字化市场,让更多普通人了解区块链、了解数字资产,而不是「榨干」币圈的老人。

“其中有一家开出的条件很‘诡异’,说不仅为我免上币费,还提供护盘、导流用户等服务。此外,我们的用户到交易所完成交易后,60%手续费还会返给我们。”这样的交易方式,李海龙之前闻所未闻。

图片 6

“这些空气币上了交易所后,有的团队现在已经基本不做事,很多人弄个白皮书发个币就跑路了,但它的代币还在交易上交易,剩下韭菜们自己在那里炒。在过去,交易所是你给钱我就让你上,我才不管你干不干活的。”李海龙认为,这些空气币一旦归零后,对交易所也会造成极大的影响。所以,交易所也需要寻找有价值的项目方加入。

大交易所的这种做法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创新,通过贴牌合作的方式是要保证自己的市场地位,通过降低交易所团队的技术门槛来扩大其品牌的规模,同时小交易所团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创新。

来自某项目方的李海龙(化名)了解的情况堪称“诡异”。他表示,此前都是交易所高高在上,面向项目收取高昂上币费。最近两个月前后,有6家交易所接连找上门来,但其交易量都比较糟糕,还希望他项目的代币能上他们的交易所。

没有交易深度,在目前熊市市场流动性明显下降的情况下更加普遍,这导致交易所内建好了却没人,生意惨淡。

熊市之下,增量市场扩展难

直接复制别人的模式是很难起步的,创业者需要想到一个「交易所 」的概念来从其他交易所里抢用户,实现弯道超车,行业内称这类交易所为「新型交易所」。几乎每一天都有一家新的交易所出现。

“自己把数据敲出来就好了,根本不需要用钱。”罗佳伟表示,据他所知,某家一直排名前10 的交易所,实际上他们的日活只有两三千,但他每天对外公布的交易量却大概能有几十万美金。

根据国外财经网站 Howmuch 的数据统计,今年鼎盛时期,币安每天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获得 348 万美元的收入,而当时的第二名 Upbit 可以获得 342 万美元的收入,火币 Pro 则可以获得 229 万美元的手续费收入。

他所说的第二家交易所,出自他朋友之手。他朋友做事较为踏实,虽然目前只有数个币种在交易,交易额也从最高时的数百万萎缩到了约20万,但现在新币种上所后就破发,因此目前团队并未打算扩张。团队里现在十几个技术人员,通过接一些区块链外包开发的工作维持生活。

前者中,火币、币安、OKEx 都推出了相似的业务。比如 OKEx 6 月 19 日推出了「开放共赢计划」,将支持 100 家交易既挖矿的交易所,只要求交易所团队有自己的域名、logo 和运营主体就可以开动,最短只需要 1 天就能上线。币安也在 2 天后推出了相似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联盟计划」,将支持 1000 家交易所上线。火币的火币云计划也在 8 月初正式上线运作,多家交易所已经或者即将开启运营。

“目前上交易所也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他表示,今年行情差,扩展增量市场难,就像炒股一样,行情越差炒的人越少,大部分项目一上就破发。

Bit-Z 交易所在去年 12 月推出了投票币 VTC,用户通过持有 VTC 来决定哪个项目可以上交易所。其实投票上币并非 Bit-Z 首创,币安在它之前 3 个月就已经开始了投票上币,但是币安的投票上币至于交易所的用户相关,与利益无关,Bit-Z 的 VTC 投票模式,实现了投票币的价值,也让后来几乎所有的投票上币活动都采用这样的机制。

比如,刷量数据最高的是BCEX,刷量超过了22000倍,刷量前十的交易所还有LBank,超过4400倍;Bit-Z,超过469倍;ZB,超过391倍;Bibox,超过85倍。币安的每日实际访问量是它们的50-600倍。也就是说,目前排名靠前的大部分交易所,数据全靠刷量在支撑。

创业者只看到了交易所可以赚钱的一面,没有想到交易所赚钱背后要承担的风险。从本质上来说,开一家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其困难程度不亚于在饿了么和美团霸占外卖市场之后才开始创业搞外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总结认为,数字加密货币市场之所以是高危、强竞争行业,主要有 6 点因素。

现实中,小交易所摇摇欲坠,大交易所虽然已不如昔日风光,却仍然在靠着此前积累的财富依旧“兴风作浪”。

而且目前火币、币安、OKEx 等交易所都推出了「白标贴牌」交易所模式,只需要与他们签订合作之后,就可以使用三大交易所的技术来建立自己的交易所。多年前的交易所技术问题,现在已经可以实现规模量产。

一些小交易所上线一两个月就或关停、或跑路、或无新币上线,维持着原来的几个交易对苦苦支撑。新兴小交易所生存困难,头部交易所也并非现世安稳。有交易所从业者称,全球Top10的交易所境况最好的日活也仅过千,交易额全靠刷量和机构用户支撑。

FCoin 给交易所提供了跑路的新模式。在 6 月 20 日,国内一家名为「86bex」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在推行挖矿交易一周之后留下一封《后会有期!》的公告就溜之大吉了。

交易所已被看作是站到行业食物链顶端的捕食者。8月,北半球的初秋刚到,币圈却已在寒冬中漫步许久。在寒冬中,增量市场无法扩展,现有用户已被头部平台收割。这一境况对新兴交易所来说,可谓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上万家交易所中,或许仅数十个具备实力且有运气的才等得到春天的到来。

随着越来越多交易所采取交易挖矿模式,在资金链断裂之后会有更多的交易所选择跑路。

罗佳伟告诉QBD这样的现状,“在交易所头部阵营中,真实日活能达到1000的都真的很少很少。火币的真实日活其实也只有几千人。火币在高峰期,单日的营收就有5000万。”他表示,大部分交易所的日活和交易额,除了自己刷量以外,其余基本靠机构用户在支撑,这直接导致目前交易所的利润一落千丈。

第五点,目前交易所的运营受到政策监管和限制,传统机构在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也不敢轻易入场。目前国内主流的交易所都不敢宣布面向中国投资者,但实际上其主要用户都来自中国,主流交易所虽然禁止了中国 IP 地址的访问,但实际上仍然开放新的接口让用户免科学上网就能访问,在随时被封、被查的边缘疯狂试探。

第三个交易所,不久前负责人告诉他会7月上线,后来说推到8月。最近又说由于资金没到位,可能又被推到9月。王向东认为,就算他们现在勉强上线,情况也不会好,上线日期估计会无限期推迟下去。

2018.01.27,日本 Coincheck 交易所由于资金被黑客窃取宣布倒闭。

“市面上交易所数量庞大,空气币的数量一样庞大。”在他看来,没有应用落地的区块链项目都是空气币。这就意味着除了BTC、ETH、EOS等大部分都尚属于空气币。

图片 7

面对这些困境,交易所玩家们在出海收割海外项目的同时,在国内也推出币改等新玩法,收割传统互联网、实体企业用户。

而 8 月 17 日上交所成交 1176 亿人民币交易额,按照双向手续费0.00487% 来计算,上交所这一天的手续费收入为 1146 万人民币,远低于上面提到的任何一家交易所。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怪事,李海龙认为是整体市场不景气和市面上数量庞大的空气币横行导致的。交易所用户流失,需要与项目方达成合作,因此会通过各种方式吸引项目方用户入驻交易所。

通过这组网站流量访问数据,我们就可以看到,目前主流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流量正在快速下降,这不仅对于老牌交易所来说压力巨大,他们需要留住用户,同时也要保住自己的交易量水平和交易深度。这样的数字对于新交易所来说,非常不友好,无异于从老虎口中夺食。

高楼未起便已坍塌

作为连接投资者和项目方的桥梁,交易所会对在其交易所进行上架的项目进行审核。在传统证券交易所中,交易所以及承销商、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会对企业收取一定的费用,港交所挂牌上市融资的承销费用在 2.5-3% 之间,大陆A股的发行费用则在 3-5% 之间。但是这个费用比例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另外区块链行业的基本公司架构都是成立基金会,再将资金进行配比使用,所有的交易所背后都有一只基金,他们也希望可以参与到区块链项目的投资里。排名前 20 的交易所全部都有自己的基金,这些基金会对区块链项目进行投资,他们可以以更低的折扣拿到项目的 Token,然后在交易过程中将低价的 Token 出售获利。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所一月倒三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还能走下去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