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区块链回硅谷淘金

四年前,硅谷的极客们开始举行小规模的区块链分享会,Vitalic在迈阿密开启以太坊ICO;

月初尚在争论是否冬天将至,月底就坚冰凛冽。区块链行业的季节变换,确实比外面的世界更迅猛些。

四年内,区块链、ICO的概念在中国蔓延,在2017年达到顶峰;

进入2018年,各类投资基金一直被“钱荒”笼罩。惟有区块链领域热度不减,虽然被政府宣布为非法,但ICOs(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代币发行)作为一种新型融资形式大行其道,圈内的认同度和规模甚至超越了传统的股权投资模式。

四年后,国内币基金又开始涌入硅谷,去寻找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春节期间横空出世的“三点钟无眠”微信群引爆了区块链概念后,各路场外资金蜂拥而至。尽管政府监管从未放松,尽管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可捉摸,尽管比特币价格从最高点一路下跌至腰斩,但在大佬“拥抱泡沫”的口号,以及比特币(BTC)的“信仰”、区块链的“共识”、通证(Token)的社区运营等不同名义下,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的资金狂欢一直进行。

这四年,比特币价格起起伏伏,区块链创业项目多如繁星,ICO概念在国内疯狂爆炒和蔓延后,又回到了最初的摇篮。

直到8月份,一切戛然而止。

重回硅谷


ICO冰封

“必须得投!”

按照闻涛(化名)的说法,币圈不仅仅是进入了“资本寒冬”,而是彻底的“冰封冻结”。

今年I月,在看了200多份白皮书后,一家base在硅谷的区块链项目,给节点资本合伙人史翔宇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它的白皮书“推论过程极其严密,技术表述极其详细”。

作为一名资深数字货币“信仰者”,闻涛坚持认为,只有ICO才符合“币圈逻辑”:“谁有项目,说好多少BTC或多少ETH(以太坊币),直接打过去。不打借条、不签合同。”等项目发行的代币(Token)上交易平台,卖出获利。

与国内一堆粗制滥造的白皮书相比,与那些华而不实的文字、图片相比,这简直是“鹤立鸡群”。

闻涛承认,这样不严谨的操作方式引发了很多纠纷,如著名的“李笑来欠3万个比特币事件”和“徐明星借给李丰1500个比特币事件”,但币圈仍然对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或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等传统的法币投资有着深深的歧视。

“国外项目的白皮书才算是白皮书,国内项目的白皮书更多是BP或者是宣传册。”史翔宇称。

“币圈逻辑”的流行,有事实基础支撑。

白皮书,成为国内与海外项目间差距的最直接的表现。也正是这份白皮书,让史翔宇认定,要去海外,找更优质的项目。

之前的传统创业项目融资逻辑都是根据团队、商业模式、技术、背景、市场等多方面进行分析和考察,项目从投资机构的种子融资、天使轮融资、A轮融资、B轮融资,到C轮、D轮、E轮,直至被并购或上市,每轮融资都有较长的时间间隔,都要有商业模式落地、技术完成等各方面的突破,投资周期长达数年。

实际上,“出海找项目”,已成为今年国内币基金的“共识”。

而ICO融资几乎让上述步骤一步到位。项目方发布白皮书,相当于传统投资周期的种子期,投资人用以太坊或比特币去购买项目方发行的Token,能否兑现白皮书上的想法和愿景尚在未定之数,但代币只要上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投资人就可以卖出获利。一般的项目从开始到ICO约3个月至半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获得百倍乃至千倍收益,在传统投资界是不可思议的。

Base在硅谷的Continue Capital创始人林吓洪,也隐约感受到了这个趋势。

区块链项目本就比传统创业项目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的资金。所以,ICO的疯狂是必然的。

“之前,基本上是硅谷投硅谷、国内投国内。”林吓洪称,“美国只有几家华人背景的区块链基金,比如说丹华、Uphonest Capital等。”

2017年,大批主打ICO模式的Token Fund涌现,ICO融资募集金额呈现井喷式增长。ICOData.io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共诞生873个ICO项目,募资61.37亿美元;热度延烧至2018年,一季度募资超过38亿美元,其中1月份募资额高达15.22亿美元。

但他最近发现,国内币基金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硅谷项目的投资方列表名单中。

图片 1

“之前在硅谷区块链项目投资方中,可能我们是唯一一个有华人背景的。但最近,很多好的项目投资方名单中,甚至会出现一半中国的基金(名字)。”林吓洪称。

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全球ICO融资总额图。数据来源:ICOData.io官网

硅谷,成为国内币基金出海的第一站。

尽管中国政府于2017年9月4日以七部委联合公告的形式,明确将ICO定义为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严禁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但发个白皮书就可能募集近千万元的现象以及“百倍币”、“千倍币”的传说,使ICO在中国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一场大众的资金狂欢。

“之前我们想去美国找项目,但因为当地没有人,效果并不是很好。”史翔宇回忆,为此,节点在今年5月份参加了在硅谷举行的“共识大会”,就“把整个联系建立起来了”。

金钱聚集,泥沙俱下。设计项目、发布白皮书、圈内大佬站台、私募或众筹或代投、上币交易平台,ICO“割韭菜”已经有了成熟的套路。围绕其间的,是一个充满欺诈的市场:发布假项目、私募卷款、代投假币、发布不实信息喊单造势、以市值管理名义控制交易价格、打造“大师”光环收费“割韭菜”,等等。

大会的效果也非常明显,史翔宇称,之前都是节点寻找硅谷项目方,现在项目方会主动找上门来。

2018年初,币圈爆发了超级明星(MXCC)跑路事件、英雄链(HEC)虚假推广事件、艺术链(ARTS)联合创始人被扭送至北京市金融局信访办事件等负面新闻,也有光锥LCC币、柏拉图币等大量传销币被揭露。一路相伴的是数字货币市场的熊市:比特币从2017年12月的每枚约2万美元,跌至2018年6月底的不足6000美元,跌幅高达七成;以太坊等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也大致如此,大批山寨币的跌幅更惨不忍睹,“归零”者众。

除了主动宣传,国内币基金开始在硅谷积极设点。

即便如此,ICO模式至少从表面上看未被动摇。ICOData.io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ICO募得62.07亿美元,超过2017年全年募资额。6月份,《核财经》与多家区块链项目方接触,后者虽然大多感慨募资辛苦和上交易所费用贵,但话题更多集中在“币改”、“链改”、“通证经济”等方面,最多再谈谈长达半年的熊市何时转向。

据业内人士透露,PreAngel创始人王利杰几乎已经base在硅谷;FBG大本营虽然在新加坡,但也开始在硅谷频繁出现;BlockVC、八维资本等,都开始在硅谷布局。

信心似乎是被8月8日以太坊价格暴跌打破。那天,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400美元探底360美元,为年初最高点1400多美元的四分之一。以太坊是ICO的主要融资工具,漫漫熊市本就令Token Fund和项目方资产持续缩水,突然暴跌又打断了很多项目的资金链,引起圈内恐慌。回头发现,先知先觉者早已上岸:同样是ICOData.io数据,8月份全球ICO融资总额仅为1.95亿美元,与1月份数据相比减少87.16%。随后是8月14日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300美元,击垮了很多人的“区块链信仰”。

“以前投资的90%都是国内项目,现在70%~80%都是海外项目。”史翔宇称,大部分是美国硅谷项目。

其间,大量ICO项目破发。据不完全统计,上交易所当天破发的项目一度达到九成,“以前割散户韭菜,现在连投资人韭菜都割了。”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朱潘跑路”。90后创业者、薛蛮子的得意门生、币圈战神,朱潘自带多个光环,因为被曝在ZJLT(终极账本)项目中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割韭菜”,8月6日被多人聚集在其公司维权,朱潘事后发布朋友圈宣布“永久退出币圈”。

虽然国内币基金组团去硅谷寻觅好项目,是今年的新趋势,但林吓洪却认为,“早就应该来了”。

图片 2

“应该说投资硅谷一直是一个历史常态,现在大家才转过来我挺吃惊的。”林吓洪称.

如果说此时ICO已陷入垂死挣扎的境地,区块链投资进入寒冬;但最终是政府出手,使其被“冰封冻结”。

国内项目的“命门”

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提示》,称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林吓洪还记得,他是从如今的Dfinity创始人Tom Ding口中,第一次听到“以太坊”三个字。

图片 3

“你知道以太坊吗?”即便林吓洪回复不知道,对方依然难掩兴奋,“这是我今年最看好的项目之一。

“公安部都出面了,谁还敢ICO?!”闻涛笑问。

“他既然这么讲,那我当然要去看啊。”林吓洪去参加了以太坊在硅谷的交流会。

VC埋伏

林吓洪已经记不得当时交流会的细节,因为这就是一般的“硅谷极客技术分享”:一个咖啡馆的小房间,开发者聚在一起,先听Vitalic讲,再进行Q&A。

资本寒冬,最受伤的是区块链项目方。

2014年7月,林吓洪参与了以太坊众筹,但他称当时的心态就有点像“捐献”,“一是因为以太坊长达一年后主链才上线,二是比特币价格一直在跌。”林吓洪解释道。

一名开发者告诉《核财经》,其项目始于2017年底,已经融资两轮,7月份谈好了第三轮的2000枚ETH投资,被拖延到8月后投资方反悔了,房租和人员工资接续不上,项目顿时陷入困境。他说,前期投资者没钱了,接洽了多家之前熟悉的Token Fund,基本上连谈都不愿意谈,现在准备找传统投资机构碰碰运气,看能否起死回生。

可以说,区块链早期在硅谷设了一个传播点,但却不在这里爆发。

有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区块链项目融资中,ICO的融资额达到传统股权融资的11.7倍。但即使在ICO最火热的时候,“古典投资人”也一直没有离场。投中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区块链投融资报告》称,自2012年至2017年末,区块链领域中活跃的传统风险投资机构总量从6家增长至141家,2018年上半年又有高速增长。

时间来到2017年。这一年,比特币、以太币价格攀升,ICO在国内点起了一把火,小蚁、量子、公信宝,国产公链三宝一飞冲天,

亿爵资本管理合伙人Hans介绍,2016年下半年有朋友收购比特币交易所,他协助进行交易结构设计、谈判和募资,虽然收购没有成功,但使他对比特币和国内区块链行业有了基本的了解。亿爵资本在ICO最火爆的20018年初成立,第一期基金2000万人民币来自家族母公司、上市公司、机构投资人及其股东等,先后投资了CelerNetwork、库神钱包等项目。

“当时国内市场的确是有点乱。”史翔宇称,这场价格的狂欢,让无数人红着眼涌进来。

Hans说,他们的投资策略确实比较“古典”,投资标的对准细分领域的龙头,并按照传统的投资逻辑,通过本身的优势为被投资方提供各种投后支持服务。与ICO最重要的区别是,他们着眼于中长期收益而非短期套利。

彼时,币圈投资“僧多粥少”,新项目只要和区块链沾边,只要概念能自圆其说,都能得到追捧。

兰亭资本创始人鸿鹄2015年进入币圈,最初在二级市场炒作比特币和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货币,获利颇丰。鸿鹄说,他在2017年曾大量介入ICO项目,有盈利,但有的项目亏损达90%以上。鸿鹄在2018年开始认真筛选标的,不再追求短期回报,从区块链生态链布局着眼,主要投国外的项目。

“九四”之后,ICO在国内被遏制,但它依旧成为全球狂欢。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ICO融资金额高达 350 亿元。

Hans透露,亿爵资本第二期基金5000万人民币已经基本准备就绪,国内区块链领域确实显现资本寒冬的迹象,但对他们来说是好事,“恰好在当前资本寒冬下,很多项目和团队放下了之前的浮躁,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产品打磨和服务优化上,也酌情降低了之前泡沫化的估值,并且投资机构更能将项目的合规要求输出给项目方。”

但今年,随着区块链项目技术落地困难以及各种行业乱象,投资人曾经的狂热和乐观,开始渐渐退去。

他认为,所谓的资本寒冬除了让投资者有机会选择更好的项目、谈个更好的价格外,还暴露了泡沫期一哄而起的劣币项目和伪区块链项目,为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但现在竞争比较激烈,市场行情也不是这么好了。”史翔宇称。

资本寒冬ICO退潮,确实给了传统投资机构更多的机会。火币区块链研究院8月28日发布的行业周报显示,前一周共统计到9笔区块链行业的投融资项目,热度最高的是区块链应用。其中,星途协议ATP获得3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公司为软银中国、百度风投、丹华资本和分布式资本,为当周公开融资金额最大的单笔融资项目。

实际上,从2018年起,区块链一级市场领域才开始出现大规模的精细化的机构化运营。

图片 4

“之前更多的是个人投资,或者是在二级市场的投资。”史翔宇称。

然而,8月30日一条消息给传统创投基金泼了盆冷水。不少创投基金接到税务部门通知,需要补交过去多年的所得税,数额高的达到数亿元。理由是,各地方政府过去普遍实行的对有限合伙制基金征20%所得税的政策,在国税总局的检查工作中被认定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应当纠正。“这意味着,创投基金今后将必须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标准征收累进税,最高税率为35%。更严重的是,基金过去历年的税收也需按新标准追缴。一些过去几年业绩较好、退出金额较大的基金,需要补缴的税收可达数亿元。”多家媒体援引业内人士观点称。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至暗时刻,区块链回硅谷淘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