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专家赴泰国普吉,一场没有硝烟的烽火

  傅钰向澎湃新闻介绍,蓝天救援队心理支持工作者是本次由国内派遣至泰国的,目前有包括他自己在内的4名专职心理专家与10名具有心理咨询资质的国内志愿者。其中6名志愿者来自北京某心理健康公益服务中心,余下几名来自广州、浙江,均于6日至10日赶赴当地。蓝天救援队“心理救援”工作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在现场密切关注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心理状态,必要时采取心理危机干预;第二,通过微信群等,宣传心理危机干预方面的知识,引起大家对心理问题的重视;此外,在合适的时间对包括当地华人志愿者在内的工作人员进行心理辅导和讲座培训。

“在伤痛的遇难者家属面前,我们做得更多的是社工和志愿者的工作,在这个时候,他们更需要的是倾听和陪伴”,郭兰说。 由于很多不专业的心理救援造成的负面影响,他们在工作过程中也曾被排斥。“一位老太太看到我们挂在胸口的工作牌直接把我们推开,说我不需要你们。”郭兰他们并未气馁,而是静静地守候在老太太身边,听她的叙述,在老太太需要的时候准备一个凳子,递一下水,拿一包纸巾,老太太终被感动,表示了对他们专业的认可。 郭兰说:“面对悲伤的遇难乘客家属,我们的语言和行为都要评估和分辨得恰到好处,什么时候递水、送上纸巾,什么时候搀扶,什么时候可以说什么话,都需要靠我们的专业素养去拿捏把握分寸。当一个22岁的女孩在停尸房认领亲人的遗体时,因悲伤过度哭倒在地,她身边的男性工作人员不便于搀扶,我见状主动走近她,劝慰搀扶着她走了出来。在殡仪馆抚慰遇难乘客家属的伤痛,处处都在检验我们的专业素养”。 在整个心理救援的过程中,他们感受到了来自民间的力量,人性的力量。“记得有一次我们晚上需要回住宿的镇上,只拨打了一个黄丝带电话,一下就来了三四辆车,直到我们打电话终止服务,才没有人再来,小城大爱,在灾难面前体现出的是人性朴实的光辉。” “在这场令人痛心的沉船事件面前,我们作为湖北的人也尽了自己的微薄之力吧”,四位老师说。

  傅钰现场草拟的《泰国普吉岛事件亲历者心理健康指导》“从心理学角度讲,目前大部分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都还处在‘状态兴奋’阶段,暂时还没有发现特别直接的心理健康问题。”傅钰说,“当然也有因遗体处置工作速度等引发的个别遇难者家属情绪激动的情况,但现在大部分幸存者情绪较平稳,遇难者家属也都在比较理智地按照流程处理遗体。”

为救援官兵做集体减压辅导

  泰国普吉沉船事故救援行动仍在继续。参与救援的公益紧急救援机构蓝天救援队心理支持工作组负责人、内蒙古红十字心理救援队队长、心理咨询师傅钰7月11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搜救工作已接近尾声,救援队正组织心理专家和心理咨询志愿者展开“心理救援”,对幸存者及遇难者家属采取心理危机干预。同时,由于被遇难者家属悲伤情绪感染,部分救援志愿者也相当程度地出现心理问题,同样需要心理疏导。

6月8日上午,遇难者家属陆续赶到监利殡仪馆进行遗体认领,他们因为亲人突然去世消息打击、心理处于极度悲伤之中,有的几天几夜未曾合眼,有的不吃不喝,他们的身体机能和情绪状态处在崩溃的边沿,急需心理干预。 吴和鸣老师带领十多位高校专家奔赴洪湖殡仪馆展开工作;郭兰等三位老师则被安排在监利殡仪馆展开心理抚慰工作。尽管大家已经做过心理准备,身处停尸房和吊唁厅,他们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不良反应,但她们克服了困难和害怕,因为遇难者家属此时更需要及时且恰当的抚慰。“让我们印象最深的是一个27岁的姑娘,她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在此次沉船事件中遇难。最让她感到痛苦的是,在沉船的上一秒她还和父母在愉快的聊天,沉船事件发生在她与父母的通话过程中”,王煜说,“在见到父母遗体后,她直接瘫软在地上,痛哭不已,我们让其发泄情绪,只有在她不停地击打自己的时候才会上前制止伤害自己的行为,在此种情况下,我们只能从言语上进行宽慰,并劝其洗了个脸,喝了点水,帮助其情绪稳定化”。 “肢体抚慰有时也能起到平复情绪的作用。”王煜告诉记者,一对姐妹因送父母出去旅游致父母遇难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中,“在妹妹情绪失控的过程中,我替其抚背,就像母亲常常对孩子做的那样,她并没有排斥,而是立马抓住了我的手,紧紧捏住,释放自己痛苦的情绪,在她心理上接受了我之后,我采取了替其挽头发、擦汗等进一步动作,也很好地起到了稳定情绪的作用。” 抚慰伤痛处处检验专业素养

图片 1

“专业的心理救援不是去干感天动地的事情,而是在救援第一线,能否放下身段,把自己当成一个志愿者,去抚慰受伤的心灵。”6月1日“东方之星”客轮在监利河段翻沉,我校心理咨询中心郭兰、吴和鸣、刘陈陵、王煜4位老师接到湖北省教育厅的任务,和其他十所高校的27名老师一起组成高校心理援助工作队赶赴监利,对救援突击队官兵和遇难者家属进行心理疏导,发挥了我校应用心理学专家团队的优势。 “活着真好,珍惜生命就是要好好生活,珍惜生命中的人、事、物。”这是4人参加完一个星期的心理救援回校后最大的感受。

  傅钰同时还发现了一个新迹象,经现场了解,相较于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连续工作了好几天、没有得到足够休息的志愿者反而表现出了较为明显的心理问题。有志愿者的心态因工作时受到遇难者家属悲伤情绪感染,情感上不自觉地过度投入导致伤心,使得情绪也变得非常糟糕。

6月2日晚10点接到省教育厅决定成立心理救援队赶往监利的任务后,31名高校教师在第二日早上9点便乘坐大巴前往监利,由于当时高速公路已封,大巴不得不转由一段崎岖不平的老公路进入监利。突然的事故让监利小城的大小宾馆旅店住满了人,一行人不得不在县城临近的朱河镇上住下。 前线不断传回来各种救援信息,高校心理救援队以吴和鸣老师为现场专业督导,根据实际救援情况建立心理干预预案,讨论并编写《面对家属,工作人员可以做什么》和《家属如何面对东船游轮翻沉事件的不幸》等心理救援手册,发放给救援点,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6月7日沉船起浮后,荆州消防中队官兵承担了进舱破拆、搬运遗体的工作。他们身处一线现场,面对大面积的、令人触目惊心的灾情,以及艰巨的破拆任务,这些80、90后的部队年轻官兵受到了较大冲击。既要高质量完成破拆、搜寻工作,又要尽全力保护每一位逝者的尊严,在连续2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不睡,个体生理、心理消耗达到极限的状态下,有官兵出现肌肉紧张、反胃作呕、害怕恐惧等反应。 高校心理救援队派出10名专家前往消防中队驻扎点,对49名从一线撤下休整的消防官兵,分成四组进行了90分钟的结构化减压团体辅导,郭兰、刘陈陵和王煜老师作为核心成员,带领了2个团体。通过引导官兵描述执行任务中的所知所想和所感,疏导他们的负面情绪,解答官兵的各种疑惑,有效地进行心理调节。“帮助官兵认识目睹救援现场出现的一些“异常”的身体和心理反应,不是意志的薄弱表现,而是常人面对沉船事件的正常身心反应,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的团体辅导还要帮助他们识别并预防可能会出现的异常身心状况,以及从沉船事件中转化积极的正能量,比如珍惜眼前人等”,刘陈陵说。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心情专家赴泰国普吉,一场没有硝烟的烽火

TAG标签: 新葡萄京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