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举例说明一下,收音机中的单

原标题:刘兴亮|儿时记忆中的一抹亮色:收音机中的单田芳

问:在中国的评书界里,谁能称得上“大师”?举例说明一下? 评书界里有哪些大师级人物?

新葡萄京官网 1

新葡萄京官网 2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我开始接触评书是在唐山大地震那年,那时没别的娱乐活动,听评书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好的娱乐消遣了。

那时收音机还不是很普遍呢,有条件的家庭才会有收音机。第一次听评书是刘兰芳讲的杨家将,随后是岳飞传,胡杨合兵,讲的那真是太好听了,有时到饭时了,宁可不吃饭,也要把评书听完。

01

后来袁阔成的评书三国演义又陆续播出了,说书的质量无与伦比,感觉那年代的评书成为了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了。

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很难相信,退后三四十年,中国还有不少村子没有通电。人们生活在油灯和炉火的田园氛围中,缓慢地生息劳作。

后来又有好多说评书的,怎么也找不到刘兰芳,袁阔成说书的那种感觉了,所以,我心目中的评书大师非刘兰芳和袁阔成不可了。

在那些村子,除了手电筒,常人极少有机会接触电器。社会主义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还只能处在「描述」中。

在中国的评书界,能够被称为大师的评书表演艺术家,应该不下三五位,都可以称之为评书表演的大师级人物。

然而,面对这种匮乏,有一个例外能打破生活的古意——那就是收音机。

首先,袁阔成先生就是第一位评书艺术的表演大师,也是当代的评书泰斗,评书界唯一的、正统的、嫡传的传统说书艺人。在近现代评书艺术史上,占有相当重要的一席之地。袁阔成先生的评书表演艺术,代表了当代曲苑评书表演的最高水平。

无论是出于了解外面的「精彩」世界,还是为了娱乐,不少家庭会购买一台收音机,用皮套包着,闲暇之际,拧开,竖起耳朵听喇叭里传来的声音,会心之际用手指敲敲桌子。

第二位评书艺术大师,要算是著作等身的已故艺术家单田芳先生。单先生虽然不是正统的门里出身,但先生兼容并蓄,博采众家之长,终成一代评书表演艺术大师。单先生的段子是最多的,也是目前为止,听众最多的。还要打开收音机,基本都可以听到老先生略带沙哑却浑厚的声音,辨识度极高,也极有听众缘。难怪很多听众把单田芳先生当做当代评书艺术第一人。

那种美好的滋味是如今被各种电讯包围的生活所没有的。

第三位,我选刘兰芳先生。刘先生应该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个站出来重新说袍带书的第一人。一部经久流传的《岳飞传》,已经让刘兰芳的声音传遍大江南北五湖四海,成为了很多人士幼时的深刻记忆。但刘先生后期的水准比不上前期的光鲜,大概是因为执掌了曲艺界、诸事缠身的缘故吧。

当时的收音机对大人而言,最重要的功能是收听天气预报。这是庄户人家的习惯,风雨雷电和各种节气,都对下地干活产生影响,一年的收成也赖于平日的细心操持。

第四位,还是选择田连元吧。田先生相比于上述几位老先生,略显晚了些,知名度也不及三位先生。不过田先生还是凭借扎实的功底和表演水平赢得了听众的认可与尊重。

此外,大人们还要听听新闻,了解省内外的政经形势,用作邻里之间的谈资——这是追求格局的少数人的爱好。

排在第五位的,要算是传统世家的连丽茹老先生了吧。虽然连书经常有语气不连贯、时隐时断的缺处,但不妨碍其传统的家世功底,也是连派艺术的传人。

当然,收音机的最大功用还是「娱乐」,里面会定期播出戏剧和评书。听戏听书是不分男女,老少咸宜的。

评书界构成大师水准的,应该远远不止一位。

现在的人们「追剧」,殊不知,那时候我们是「追书」的。

大师则大师矣,然则大师中的大师却是争论已久的事儿,炒到里焦外嫩持续奥热,依然是莫衷一是。

言及此处,我不禁想问,你追过书吗?

比如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就是我们十分敬畏和仰服的大师。计有: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陈清远,连丽如等等,都是享誉已久的、公认的评书大师。

02

围绕着袁阔成袁老和单田芳单老两个人之间的泰斗之争却一直争持不下,一时间也恐怕难以说服彼此,成为了评书艺术圈最热度的话题。

我出生的时候,村子里还没通电,直到我四五岁时,才有了电。刚通电时,父母经常舍不得开灯,晚上还是点煤油灯,有个灯树的那种,高高的杵在炕上。家里有电视机时,我已上初中二年级了。

评书作为一门古老的艺术表现形式,它的民间热度一直不曾衰减。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刘兰芳女士首开先河,一部《岳飞传》让久已沉寂的书坛再次鼓荡起劲吹的东风,也让这部听众数以十亿计的评书走遍神州大地,传遍犄角旮旯。袍带书、短打书再次回到人们的视听,重新掀起了国粹艺术的高潮。

新葡萄京官网 3

从这个角度来说,刘兰芳担纲评书大师一点也不为过。且她本人也籍凭这部书登上曲艺圈的领导岗位,说而优则仕,也是一条曲径通幽的途径。

· 少年时光的我——一边写文章,一边单田芳

紧接着,袁阔成、单田芳、陈清远、田连荣、杨谦祥等等一干老艺术家纷纷登台亮相,使人们再一次耳闻目睹了评书艺术表演的空前盛世。

在相对闭塞的乡村环境里,没有电视,一年也碰不上几次放电影,书籍更是凤毛麟角,「追书」的乐趣自不待言。

而评书表演最高的成就,要算是袁阔成老先生的一部《三国演义》。这是迄今为止无法超越的书坛神迹,成为了中国评书艺术的杰作,代表了目今为止中国评书艺术的最高峰。故而袁老被挚爱评书艺术的人们推上了古老艺术再度焕发活力的巅峰,成为了永恒的经典。

而所有的评书,几乎都是单田芳先生讲的。

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就是对袁老最好的认定与褒奖。也实质上成为了我们公认的当代评书泰斗。

这件事情看起来平常,仔细分析很难理解。为什么那时只有单田芳的评书广播四海,以至于在我年幼的心灵以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说书。

而另一个评书大师单田芳老先生,一样也是十分杰出的当代评书艺术的表演大师,具有最广泛的听众基础,也是评书作品最多的一位表演艺术家。他的评书,从三皇五帝到解放以后,几乎涵盖了中华民族的整个历史进程,尤其是单老的剑侠书更是将这一艺术向前又推进了一步。老先生的《白眉大侠》可谓是当代短打书的最高代表。

这么想过以后,单老师的形象在我的头脑中耸立起来。我以为他是一位藏在很高的常人摸不到的地方的神秘者,不食人间烟火,只顾评书一事。

我个人也比较喜欢单老的《百年风云》和《大隋唐》。

再大一些才得闻,刘兰芳、田连元等评书家也擅说书。但是他们说的书,与单田芳先生的听起来不是一个味道,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至于差什么,我也说不清。

也还有一些评书艺术的后起之秀纷纷竞逐亮相,比如张少佐,比如孙一,比如王刚,比如叶景林等等。但总体来看,这些新生代的评书表演者还不能彻底扛起评书表演的大旗,距离老一辈的评书大师还有一定的差距。假以时日,希望他们能迎头赶上,给我们带来惊喜。

大概不仅仅源于他那天然地被砂轮磨过的声带,而是涉及到说书人的气质。

但也不得不说,事实上评书艺术现在是后继乏人,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局面。老一辈艺术家相继告别了艺术舞台,后继的人们还不能接过老先生们传下来的衣钵,评书表演出现了空前的冷落和稀差,实在是古老的评书艺术的损失,也是文化艺术人才的凋落凋敝,更是国之瑰宝文化精粹的莫大损失。图片来自网络

03

最早家喻户晓的评书艺术家是刘兰芳,八十年代初收音机尚未普及,她的岳飞传、杨家将已经通过农村有线广播走进千家万户。后来当了曲协老大,当官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作品了。本人最喜欢听袁阔成的三国。单田芳声音最有特色,虽然有些咤唬,但也挺有听众缘,是所有模仿秀必仿的人物。

过去中国人讲究「变化气质」,一个人从娘胎里带来的东西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但随着习性的增长,人的气质会出现偏差,有的人温良敦厚,有的人诡诈狡黠,有的人唯唯诺诺,有的人乖戾多疑。

中国评书界,能称的上大师级的当数袁阔成了。袁的评书《三国演义》,百听不厌。他把书中人物都说活了,听他讲过每一个出场的人以后,感觉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站在你面前。说到《草船借箭》那一回,把书中描写长江大雾那篇散文,以最快的语言速度,滚瓜烂熟地全部给背了下来,好听。他的评书《大隋唐》,把书里那顺序排列的十几条好汉,一个一个描述的生龙活现,那裴元庆与宇文成都的互打三大锤,那雄阔海的力顶千斤闸,那李元霸力劈宇文成都,李元霸锤镇四明山,独取传国玉玺……等等等等,真是百听不厌啊,袁阔成,简直就是空前绝后的评书大师啊!

如果你仔细辨别,不同类型的人,说话的语气,节奏是不一样的。简单举例而言,田连元与单田芳同说一段书,出来的效果就不一样,不信你听听。

单田芳才是真正的评书大师,传统评书带入者,声临其境,说书好听,文化底蕴足。凡有井水处,皆有单田芳。[赞][赞][赞]

单田芳的特点是有力的娓娓道来,田连元则让人觉得骑着一匹惊了的马。

单田芳在评书界,相当于歌舞界的迈克尔·杰克逊,相当于拳击界的迈克·泰森,相当于手机界的乔布斯,相当于足球界的马拉多纳……[呲牙][呲牙][呲牙]

单先生说出「且听下回分解」时,总让人觉得断的及时、准确。他不是让你着急,是到了那个节点,该说的说了,到了回味和想象的时候,而不是刀架在脖子上,心头堵着块石头——这样的感觉。

除了单田芳老师别人的书听不进去,单田芳老师的评书塑造人物惟妙惟肖,生动形象,好多的历史都是从听单老的评书了解的,最佩服单田芳老师了![赞][赞][赞][玫瑰][玫瑰][玫瑰]

至于刘兰芳的说书,则别有另一种滋味,她很像一个宋朝的人,杀到了当代。

单田芳老师能写能编,能说能演,说书讲古,炉火纯青,评书登峰造极,无与争锋。单老身后,中国从此再无评书大师![赞][赞][赞][玫瑰][玫瑰][玫瑰]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新葡萄京官网】举例说明一下,收音机中的单

TAG标签: 新葡萄京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