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北京城市规划发布指日可待,北京城市总体

摘要: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至今虽然仍未正式公布,但各方消息证实,其对外发布已是指日可待。 据中国经济周刊9月6日消息,8月21日,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是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目前正在履行印发程序,中央在京投资项目和北京市属投资...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送审,“一核”“一区”引误读

    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至今虽然仍未正式公布,但各方消息证实,其对外发布已是指日可待。

“中央政务区”真的呼之欲出?

    据中国经济周刊9月6日消息,8月21日,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是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目前正在履行印发程序,中央在京投资项目和北京市属投资项目都要以城市总体规划为前置。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据了解,新版规划在5月以后又经过了数轮修改,跟之前的版本或将有不小的改变。有分析人士透露,“此前,对外公开的新版规划的规划期限是2016—2030年。正式发布的新版规划的期限很可能将不是截至2030年,而至少是2040年。”

任何关乎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风吹草动,都会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主任杨开忠教授看来,不论规划期限具体情况如何,他认为新版规划的时间因素应该考虑以下几点: 首先是整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强起来阶段,即要展望到2049年建国一百周年之际。此外,“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其时间要体现的要素包括《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规划期限,《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远期到2030年,因此2030年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另外其要反映的因素就是雄安新区规划期限,我估计远期到2040年。”

这次引发热议的,是《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0年)》送审的消息。

    7月初召开的北京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指出:要增强首都意识,坚持首都城市战略定位,做到首都的规划建设始终围绕“四个中心”城市战略定位来开展,首都的发展自觉围绕“四个中心”城市战略定位来推进。

5月17日召开的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届十四次全会,研究讨论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0年)》,一致同意将《总体规划》按程序上报党中央、国务院审定。

    所谓“四个中心”,即指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四个中心”中,文化中心的布局已经基本明确,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此前的一段话透露出的信息量不小。

这是北京第7次编制城市总体规划,而且新的《总体规划》从2014年修改至今,历时三年,七易其稿,共吸纳意见建议5200余条,现在终于交卷。

    有分析人士表示,文化中心布局可以归结为 “一核一城三带两区”。“一核”指精神层面的,空间主要承载区就是“一城三带”:老城、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两区”则指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和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引领区。

伴随《总体规划》送审的消息,“中央政务区”的传言又多了起来。说法很多,比如,近期北京频频出台限购政策一方面在打压飞涨的房价,另一方面是在为“中央政务区”出台做准备;再比如,东、西城有可能进一步合并,成立传说中的“中央政务区”或“首都特区”,凡此种种。

    除了布局已经初露端倪的文化中心,政治中心的布局也广受关注。

在未来尚未到来之前,想象是没有边界的。但是,过程中的正本清源还是需要的。针对《总体规划》衍生出的各种传言,《中国经济周刊》采访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北京大学等六校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主任、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忠教授,就相关城市规划问题作出专家层面解读和分析。

    此前外界曾传言北京东城区与西城区将合并为“中央政务区”。对此,杨开忠分析认为,“假使未来东、西城合并为一个行政区,宜叫‘中央区’,因为东、西城区不仅是政治中心的核心承载区,也是文化中心,甚至是国际交往中心的核心承载区,命名为‘中央区’既体现了核心区的定位又统筹了不同中心功能的要求。”

《总体规划》同时报党中央、国务院审定,在城市规划审批中不多见

    另有分析人士表示,东西城合并,并不是个新鲜课题。2010年撤销崇文区、宣武区前,也曾有过直接“四合一”的设想,只不过因人员安置等问题,最终折中实行了“四合二”的方案。同时,外界存在很多误读,东西城合并后的行政区,其实并不等于“中央政务区”。

改革开放以来,北京市先后制定了四版城市总体规划。此次新《总体规划》的制定,源自三年前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

    今年5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送审稿提出的是“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的城市空间结构,据北京市规划国土委介绍,“一核”指“首都功能核心区”。

2014年2月26日,习总书记视察北京,要求坚持和强化北京首都核心功能,调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努力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国平表示,东、西城以政治功能为主,未来不管如何命名,其核心职能就是政治职能,首要的任务就是服务中央。

当年,北京市委市政府启动了《总体规划》的编制工作。

    关于科技创新中心,公开信息显示,其“主战场”是“三城一区”。“三城”落位到中关村科学城、未来科学城、怀柔科学城。“大中关村包括‘一区十六园’,‘十六园’或许可以从逻辑上理解为辐射和外围。”前述分析人士说,“一区,开始的时候仅指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按现在的定义,顺义也作为前沿阵地,发挥一定的作用。”

此后三年,编制工作不曾间断,直到不久前才露出真容。3月29日到4月27日,《总体规划》在北京市规划展览馆对公众公示并征集意见。

    关于“国际交往中心”,现有的信息显示,还要制定专项规划,空间落位有待明确。上述分析人士预测:核心区和朝阳区是“主战场”,怀柔雁栖湖区域肯定也算在内。杨开忠分析认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区也应该算在内,“国际交往中心,不仅仅是政府、政治的国际交往,也包括企业、经济、金融、文化的国际交往,从这种意义上,北京城市副中心地区应该是国际交往中心新的增长极,即北京经济、金融、文化国际交往的新中心。”

展览持续了一个月,在公告期过后,北京市规划国土委收到了1.15万条修改建议。在例行既定程序之后,5月17日,北京市委十一届十四次全会召开。这次全会只有一项议题,就是研究讨论《总体规划》,最后会议一致同意将《总体规划》按程序上报党中央、国务院审定。

    “雄安新区”也进入新版规划。据《北京日报》报道,即将出炉的新版规划中,单独增加一节内容,对支持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做了安排。

本次送审的《总体规划》若获批,将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七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

    “雄安新区”不仅要进入到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在6月19日召开的北京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上,已经将支持雄安新区建设写进了报告。该报告指出:建设河北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将与城市副中心共同形成北京新的两翼。坚决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把支持雄安新区建设当成自己的事,主动加强规划对接、政策对接、项目对接,全方位加强合作,雄安新区需要什么就支持什么,做到有求必应、积极配合、毫不含糊。

相比之前的规划,此次《总体规划》有几个与众不同之处。记者注意到,之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和《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年—2010年)》仅报国务院审批。去年上海城市总体规划也是报国务院审批。而此次《总体规划》最终是报党中央、国务院审定,这在城市规划审批中极为罕见。

    “有求必应”还将继续落实到未来的行动中。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近期已经出台或即将出台的多个政策文件中,也都增加了支持雄安新区建设的相关内容。

杨开忠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作为新的历史阶段中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对建设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国家战略具有非同一般的战略意义,报党中央、国务院审定是理所当然的。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一核”、“一区”引发误读

更多

在北京市委十一届十四次全会上,时任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在讲话中强调的“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的城市空间结构,被外界广泛解读,甚至衍生出了歧义。

主要原因是,与今年3月份《总体规划》草案公示版的“一主、一副、两轴、多点”相比,此次送审稿增加了“一核”“一区”两个新概念。

“一主、一副、两轴、多点”很容易理解:“一主”是指“中心城区”;“一副”是指“北京城市副中心”;“两轴”是指“中轴线及其延长线、长安街及其延长线”;“多点”是指“位于平原地区的新城”,包括顺义、大兴、亦庄、昌平和房山新城等。

现在多出来的“一核”放在了“一主一副”之前,显然比后两者更为重要。那么,多出来的“一核”“一区”具体指什么?

先说“一区”。有媒体称“一区”是指刚刚设立的河北省“雄安新区”。这个说法很快就被北京市规划国土委辟谣了。5月19日,北京市规划国土委介绍,此前媒体有称雄安新区纳入北京城市总体规划,这是错误解读,“一区”是指“生态涵养区”。

关于“生态涵养区”,北京市规划国土委介绍,包括门头沟区、平谷区、怀柔区、密云区、延庆区,以及昌平区和房山区的山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格局中西北部生态涵养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杨开忠看来,“西北生态涵养区”,是首都生态平衡的直接战略屏障,凸显出加强落实生态环境保护的优先战略,对打造世界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打造现代化新型首都圈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据北京市规划国土委介绍,“一核”是指“首都功能核心区”。不过,“首都功能核心区”具体包括哪些区域,目前的官方文件中还没有明确说明。

杨开忠认为,作为首都功能核心区,“一核”即北京老城或旧城,包括东、西城区,是北京作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和国际交往中心的核心承载区,要努力建设成为北京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首善区。目前,这一区域严重过载,人口密度是面积较小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7倍,是北京城市功能疏解的重中之重。因此,中央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中,把“老城重组”作为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格局的核心部分之一。此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突出强调“一核”,更好地贯彻落实了中央精神,对疏解北京城市功能战略意义重大。

“老城重组”日趋成熟,有望提上议事日程?

毋庸置疑,“老城重组”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具有重要先导作用。根据新华社4月13日《千年大计、国家大事——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决策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纪实》披露,2015年2月10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审议研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提出“多点一城、老城重组”的思路。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版北京城市规划发布指日可待,北京城市总体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