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紧新产品审批料趋严,银行委托投资生变

  存量委外业务方面,银行委外存在到期后续作的压力。据国泰君安统计,去年12月至今年一季度,广义基金在债市净增持逾2.25万亿元,到期规模巨大,资金续作有不确定性。同时,信用债存在流动性和被动赎回的卖出压力,估值可能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甚至超调。

  市场承压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某银行资管部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上月刚调岗进资管部门该行委外业务就基本暂停了,每天大量的精力花在写银监会要求的自查报告,填各种表格;另一位基金专户管理人表示,“近日某大行从公司赎回30亿左右委外资金后,今年年终奖危险了。”

  新产品审批料趋严

  “部分委外债基由于高位接盘亏损严重,而今年债券市场并没有恢复反而愈发低迷,这些基金也难有起色。”华南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增量委外业务方面,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银行委外业务的增速必将有所下降。

  有受托机构称,建行、工行是标杆,也是委外业务做得较大的,率先赎回有示范作用。

  中小银行承压

  委外赎回没有想象中的悲观,却引发了市场的悲观预期。而情绪较资金面更容易沿同业链条不断升级。

  从投资去向来看,委外资金不局限于债市投资,有的青睐“固收 打新”,有的直接进行权益类投资。“我们旗下好几只量化基金都承接了委外资金。”华南某基金公司量化业务负责人表示,“中小银行和大银行的资金都有,预计今年委外投资权益类市场的占比会比去年上升一个台阶。”

  而年初,纯债基金和灵活配置类委外定制基金产品已被暂停审批。

  近日,央行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常备借贷便利(SLF)操作和逆回购操作的利率均有所上调。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在一季度评估时开始将表外理财纳入MPA的广义信贷范围,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此外,业内预计同业存单可能纳入同业负债监管范围。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去年底业内人士曾乐观预计,由于银行的投资需求高涨,今年公募委外增长会延续去年的势头。目前情况发生变化,除银行资金面收紧外,预计监管部门对委外定制基金产品的审批将更严格。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深圳一家中型银行资管人士表示,其所在银行资金十分紧张。中国证券报记者从机构获悉,多家中小银行已暂缓原定的委外业务。多家基金公司相关人士确认,自己所在公司的委外业务目前陷入困局,主要是因为中小银行情况的变化。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为应对监管检查,银行扩张同业负债的意愿会被动下降,相应地,流动性缺口的弥补就不得不依靠委外的赎回。市场最为关注的是银行的委外投资赎回的规模以及市场影响到底多大。

  业内人士表示,委外定制基金产品申报如果重启,预计审批程序将更严格,今年新发行的此类产品数量将较去年大幅减少。

  在泰达宏利总经理刘建看来,很多通道型的委外就是短期的监管套利,会导致行业价格急剧下降。这是朝不保夕的业务。强监管旨在出清整个金融市场中的风险和泡沫,虽然出清的过程中会有阵痛,但长期来看,有助于资管行业回归资产管理的本源。

  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当前中小银行的委外定制产品出现规模偏小的现象。其所在公司原计划今年将拓展中小银行委外业务作为工作重心,现在改口说要均衡发展,FOF(基金中的基金)、量化产品、“固收 打新”都成为工作重点。

  “赎回潮”悬疑

  去年底,有基金公司接到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意见,暂停新产品上报。春节后,这些基金公司恢复上报新产品。虽然监管部门没有明确规定委外定制产品不能上报,但相关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即使是上报了也不会批。目前基金公司委外定制产品申报仍处于停滞状态,开展委外业务只能依靠存量“壳”资源,即之前已通过审批但尚未发行的基金产品。

  监管风暴

  中小银行面临“资金荒”风险。国泰君安分析师覃汉和高国华表示,一旦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监管,部分银行需压缩同业负债资产,减少同业融资,被迫赎回理财、存单、委外等,资金市场的紧缩预期和收紧趋势将延续。在变相“加息”后,中小银行同业负债成本可能上升,再融资风险增加,“激进扩张同业 大规模委外”的资管模式可能全面退潮。

  监管部门要求“金融机构要审慎开展委外业务,严格委外机构审查和名单管理,明确委外投资限额,单一受托人受托资产比例等要求,规模开展债券回购和质押融资,严格控制交易杠杆比率,不得违规放大投资杠杆”。

  公募委外收缩

  据《财经》记者多方采访,由于收益不达标、非标规模受限、同业资金压缩等原因,从国有大行、股份行到城商行、农商行,均在赎回或者不续作委外产品。

  业内人士表示,利率上行会加速去杠杆,加大负债成本,银行负债管理压力加大,主动负债意愿降低,进而减少可投资规模,加上去年委外整体收益不理想,银行主动寻求委外的意愿降低。

  当对资管业务穿透式监管的大棒落下时,金融业的精英们再次感受到了市场的肃杀及其巨震带来的悸痛。

  “中小银行钱一紧,我们就遭殃。现在的委外规模都不大,能过两亿元就不错了。今年我们公司的排名可能会下滑好几位。”华南一家基金公司人士春节刚过就对公司全年的业绩深表忧虑。在同业市场资金面趋紧、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目前中小银行面临“资金荒”风险,公募基金委外业务随之受到波及。同时,监管部门可能加大对委外定制基金的监管力度,相关业务可能出现调整。

  通过对央行公布的4月份金融数据的分析与粗略测算,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师王剑等人指出,市场委外赎回规模,可能在3000-5000亿元。也有其他机构调研称,可能大概在3000-4000亿元。

更多

  海富通基金经理吕越超认为,同业监管的加强使得之前同业委外中通过擦边球进入权益市场的资金回笼,并进一步影响了市场参与者的预期和风险偏好。

  2015年以来,众多中小银行大力拓展同业存单、表外理财等业务,负债端激进扩张,资产端则通过大规模委外等“影子银行”业务实现“出表”。中小银行同业业务规模扩张导致包括委外和资产管理在内的金融投资类资产爆发式增长。据国泰君安统计,去年底中小银行股权和其他投资规模达16.6万亿元,同比增长65%,去年新增超过6.5万亿元。与之相比,去年底大型银行的股权和其他投资规模为4.6万亿元,去年新增不到2万亿元。中小银行总资产规模全行业占比在40%左右,但同业存单发行占比达88%,同业存单在中小银行新增负债来源中占30%-40%。如今,面对政策和市场的调整,中小银行同业负债与资产缩表的调整压力较大型银行大。

  委外业务过快发展,金融机构通过层层加杠杆和期限错配获取超额利差,导致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滞留时间延长,甚至自我循环,背离了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的初衷,加大了金融风险。

摘要:中小银行钱一紧,我们就遭殃。现在的委外规模都不大,能过两亿元就不错了。今年我们公司的排名可能会下滑好几位。华南一家基金公司人士春节刚过就对公司全年的业绩深表忧虑。在同业市场资金面趋紧、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目前中小...

  “央行MPA考核,城商行等中小银行确实有赎回的压力,但主要撤出的是业绩表现差、收益率不达标的私募。”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告诉《财经》记者,收益率和回撤控制较好的私募并未出现赎回。

  业内人士认为,多项政策性利率上调,表明央行意在通过价格机制收紧同业市场资金面,加快债市去杠杆。中信建投研究报告认为,央行释放同业资金紧张的信号,会带来短期资金利率回升。

  某大行资管人士指出,近年来源于同业资金的委外增速较快,也形成了“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投资”的套利链条,但是随着今年货币性政策逐渐缩紧,造成流动性降低,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同业资金的优势已经不复存在,它的套利模式将难以为继,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业内人士表示,公募基金去年成立的基金产品中,机构定制类产品在数量和首募规模上均占据“半壁江山”。多家后来居上的基金公司正是凭借委外业务实现行业规模排名“多级跳”。

  关于理财委外,监管部门要求“资金来源于谁,就由谁来承担所有责任”,即商业银行也要承担起理财委外的风险审查、项目调查、投后检查等管理职责。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一季报显示,建行系基金公司建信基金今年一季末的基金管理规模较去年底缩水超700亿元。

  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3月末,银行理财产品余额29.1万亿元,其中投向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余额4.93万亿元。根据海通证券姜超测算,按资管产品来看,与债券相关的委外规模测算如下:公募基金委外1万亿-1.5万亿元,券商资管委外1.2万亿-1.3万亿元,基金专户1.6万亿-1.8万亿元,基金子公司和私募基金等的委外或不到1万亿元。

  大行处于同业业务链条的最上游,主动性较强。相对而言,城商行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确实有大规模赎回的压力。北京一家大型债券私募人士告诉记者,许多城商行和农商行都是靠发同业理财、同业存单扩张,募集来资金后再做委外,监管收紧后,压力陡然上升,因此急于赎回。

  在很多机构人士看来,委外业务收缩的力度存在很大不确定性,监管摸底之后如何落实值得关注。“监管最担心的是委外业务中双方的风险管理能力,目前监管还没有对委外进行统一的额度和规模等限定。下一步将针对业务出台怎样的细则才是市场最关心的。”一位大型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表示。

  收委外导致债券市场风声鹤唳,市场已是“谈债色变”。上述北京债券型私募人士告诉记者,他们与多家银行渠道沟通,都感受到了这种担心。

  值得注意的是,此轮监管系列政策预留了一定的缓冲期,以减缓对市场的冲击。事实上,情绪较资金面更容易沿同业链条不断升级。

  有意思的是谁都不愿承认大规模赎回委外投资的指责,国有大行表示赎回压力主要来自于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而城商行则认为是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贡献了委外赎回的大部;不过更多的业内人士相信是农商行在大面积赎回。针对委外赎回的猜测正陷入“盲人摸象”的困境。

  从《财经》记者的多方采访看,当前委外赎回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银行委外赎回或不续作的规模约占10%。同业去杠杆,导致部分需要中小银行将以主动赎回、到期不续作、到期部分续作或提升续作资金成本等方式调整委外规模。

  自今年3月开始,监管部门连发多份监管文件针对委外,4月份监管措施进一步升级,市场上“银行委外赎回潮”的言论不绝于耳。

  上述76只基金中,亏损最严重的前10只基金中有9只都是去年7月以后成立的产品。

  按照银监会专项检查的要求,银行将在6月12日前完成自查并提交自查报告,随后接受银监会现场检查。

  2016年许多委外债基密集成立建仓在年中的牛市高点,而四季度债市的大跌使得不少次新债基损失较大,一些亏损幅度较大的基金至今仍在面值之下,与银行普遍4%-4.5%的收益目标相距甚远。

  对券商、基金等受托机构来说,背靠银行“金主”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有不少公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去杠杆的趋势不可逆转,公募行业将持续被动收缩产品规模。

  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成为最受银行青睐的委外去向。截至2016年底,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资金来源中,银行委托资金合计达9.15万亿元。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收紧新产品审批料趋严,银行委托投资生变

TAG标签: www.046.com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