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银行业表外类信贷大增,一个农行支行长的

更多

  以浙江台州区域为例,今年上半年,其银行业信贷增量为99亿,同比增长5.18%,增幅已经位居全省第4,但增量同比少增196亿。

  沈军正称,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出现不良很正常。但能将不良转化为正常贷款要尽量转化,实在不行则通过贷款展期、重组、追偿担保人、处置抵押物、转让等方式化解不良。

  银行表外类信贷逾4000亿

  大致在2011年下半年以来,浙江金融业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主要是企业担保链出问题,银行业不良资产大幅度上升,使得浙江省率先体味经济下行压力。

  上半年,浙江省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95065.97亿元,比年初增加4764.36亿元,余额同比增长8.7%,增幅提高1.5个百分点。

  支行行长是实体经济一线“雷达和侦探”,他们通常最先发觉实体经济的危机和问题苗头,也最先能感觉经济回暖。

  上半年,浙江省生产总值20762亿元,增长7.7%,高于一季度0.5个百分点,同时,也高过全国同期1个百分点,在全国排名第14位,比一季度上升了5位。

  沈军正是农行一位有着35年丰富经验的“银行业老兵”,浙江台州人,浙江大学货币银行学本科,高级经济师,1981年进入农行,从基层柜员一路历练至农行黄岩支行行长,几乎经历所有的基层分支行的部门和岗位。

  一位国有大行的支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浙江区域内贷款大降的因素,一方面是套利渠道一步步消失,另一方面,目前大环境下企业扩张的冲动也减弱。“现在很多套利渠道没了,所以之前贷款套利的现象今年减少了很多。而是钱贷给好多企业,他们也不要,因为都比较冷静理性。”

  “我们也盼着黎明的到来,但对经济新常态还是必须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他说。

  民间投资增速下滑

  “死亡”案例警示录

  不容忽视的是,杭州的高速增长中由于G20拉动的基础设施投资也是重要因素。

  导读

  上半年,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13659亿元,同比增长12.6%,增幅高于全国3.6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投资4099亿元,增长28.5%,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30%,增长贡献率达59.6%。

  在浙江台州,这个风险暴露的过程大致在2013年。一位从业35年的一线农行支行长在亲历金融风暴后,累积了大量不良贷款案例。从痕迹,到暴露、核销,支行长以亲历者身份在7月20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独家专访,将其“收纳”的风控经验娓娓道来。

  而就表内信贷投放而言,投向的领域跟表外类信贷领域类似,也主要是在政府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包括个人房贷等。这也意味着投向实体企业的贷款变少,信贷结构需优化。

  为了企业少“踩雷”,农行还定期请经济专家来给企业上课,讲宏观经济形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等。同时,通过投资促进会等化身为信息交流的枢纽。

  前述银行人士称,“票据业务‘去水分’中长期看,有利于经济金融的健康发展,但力度过大短期内也会对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和部分小微企业的融资带来一定影响。”

  产品创新少,竞争力不强,经济下行中风险就马上暴露。沈军正表示,最后经企业同意,起诉至法院将抵押土地全部卖掉,还清了农行的贷款,全部贷款得以收回,“企业B也没意见,因为一步一步帮助他,已经仁至义尽。”

  贷款放不出去的情况下,一部分流入理财市场,一部分则留存于银行存款。由此,各大银行存款今年普遍稳步增加。以台州区域内的农行黄岩支行为例,今年存款形势是最近五年来最好,比年初增加8个多亿,以往同期只有4亿多。

  第二,对新客户考察“三剑下天山”,第一把剑是最接近一线的二级支行,第二把剑是一级支行风险管理部门,第三把剑则是一级支行行长。普遍规则不主张风险管理部门直接跟客户见面,防止利益输送等问题,风险管理部门通过基层提交上来的报告和数据来分析。“这太机械和脱离实际,让三条线同时下去调查可全方位扫描。”

  导读

  台州市黄岩区是塑料王国,是塑料产业集群区。一塑料企业B在农行黄岩支行有3500多万元贷款,抵押土地和房产价值逾4500万元。

  存款加速增长的同时,贷款增速却在下降,不少银行面临有钱贷不出的尴尬处境。截至6月末,浙江省地方法人银行机构人民币余额存贷比为64.7%,较上年同期下降6.9%。

  三多下如何应对?沈军正的方式是,首先要帮忙想办法渡过危机,其次要提早关注企业动态,劝诫企业回归主业,不要随意跨到不懂的行业。最后要力所能及地帮助企业减少融资成本,让利给企业。“比如说产品组合搭配,不要全部贷款,承兑汇票就不需要付利息,或是信用证等。”

  上半年,浙江省的金融业存在资产配置过多向资管业务、政府类项目和个人贷款以及少数地区集中的问题。

  台州区域有着典型样本意义。如今,在小微金融服务领域有着“全国看浙江、浙江看台州”的说法。台州金改是浙江省第二个经国务院批准的金融改革项目。选择农业银行(行情3.09 -0.32%,买入)则是因为,作为国有四大行之一,农行成立65年以来一直以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为其重点。2016年一季度末,农行净资产达18.41万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9.26万亿元,其中,三农金融业务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2.98万亿元。

  其中,G20的举办,令杭州的表现尤为亮眼,上半年的GDP增速为10.8%,全国所有副省级城市的冠军,且这已是杭州连续第五个季度保持在两位数的增长。

  “今年黄岩有些传统行业比如工艺品还不太好,但模具、化工业都可以。因为放贷难,现在我们考核机制更侧重于贷款。”

  针对前述情况,浙江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表外类信贷业务股份行做得较多,主要是因为他们吸引低成本存款没有优势,这些表外信贷业务的资金来源多为理财等高成本的资金,所以只能高进高出。

  沈军正总结,在经济下行中有“三多”,销售同比下降导致资金紧张的企业变多,担保链引起的企业风险传导问题变多,高利贷增多。

  此外, 截至6月末,浙江省累计备案基金1763个、管理资产规模3872亿元,比年初分别增加26个、1161亿元。这些资金,目前尚未纳入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但实际上也是对实体企业的资金支持,对社会融资规模形成补充。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银行业表外类信贷大增,一个农行支行长的

TAG标签: www.046.com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