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近九成非标资产需回表,通道业务受限对银

摘要:过去几年,由于利润较高,银行非标业务迅速扩张。在当前监管要求下,据业内估算,面临回表压力的非标规模约达十万亿元级。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及多位专家表示,中小银行面临的非标回表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方面的限制。监管人士日...

一、通道业务监管加强对银行业的影响。

  过去几年,由于利润较高,银行非标业务迅速扩张。在当前监管要求下,据业内估算,面临回表压力的非标规模约达十万亿元级。

    (1)通道业务受限其实是4月出台的禁止“三套利”政策配套,具体是:监管套利和空管套利。通道业务以前是银行为了规避资本、拨备、信贷额度限制的一种主动选择,而且在增加资金流向实体的成本,从而属于“监管套利”和“空转套利”。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及多位专家表示,中小银行面临的非标回表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方面的限制。监管人士日前表示,非标转标规则正在制定中。未来非标资产及标准资产的定义将进一步明确。为支持实体经济,非标转标规则可能会制定相关条款引导资金流向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同时可能规定限制资金投放的行业。

    (2)通道业务受限带来的是非标转标,表外转表内,但是不是所有的非标资产都能够实现回表。之前,借助通道业务给房地产行业和部分受限制的产能过剩行业融资,通道业务受限后,这种融资就只能下降,而不能够回表。

  规避监管形成庞大规模

    (3)对行业NIM 负面影响小,但是个别银行受到冲击大。之前非标资产收益率相对较高,从而非标转标,回表后,可能使净息差小幅下降,幅度会非常小。因为25家上市银行中,非标资产占生息资产的比重平均为11%,考虑到回表替代,其对NIM 负面影响非常小;但是比如:兴业、民生、南京,非标资产占生息资产比重在20%左右,负面冲击相对较大。

  近年来银行非标业务迅速“膨胀”。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称,非标产品绕过银行或债券审批管理部门,通过某个非标准化的载体将投融资双方衔接起来。

    (4)如果通道业务被禁止,对银行理财业务发展的影响在哪里?之前,银行非标资产不能走券商基金子公司,只能走信托通道,上周证监会领导的表态加强了市场对于这一监管的预期。由于监管一般是新老隔断,因此存续的理财不会变化,但是新增的理财将主要转向信托通道。由于信托通道受限多(如银信合作的业务不能投票据)、有资本金要求,因而可以预计表外通道类理财产品增速将会减缓,而净值类理财产品则相对而言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杨荣介绍,在资规新规发布之前,表外非标资产在“信托贷款”“委托贷款”“明股实债”“应收账款、承兑汇票等其他资产”等方面迅速扩张,银行同业业务之下也隐藏了大量非标资产。

    (5)对社会平均融资影响?非标转标后,减少资金空转,同时标准化信贷资产的收益率低于非标资产收益率,而且非标资产整体规模也将下降,从而从收益率和非标资产占比两个角度降低社会平均融资成本率。另一方面,非标转标后,表外社会融资新增规模逐渐下降,贷款融资新增规模逐渐上升。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由于非标资产利润较高,同时有利于规避资本充足率、信贷额度等方面考核,银行乐意扩展非标业务。

    (6)对生息资产规模增速的冲击?表内非标转标后,受监管的影响,大量非标业务的展开将会迟滞,银行内部分非标投资短期内难以开展新业务,于是短期会影响生息资产规模的增长,非标规模越大,其生息资产增速受到的影响可能就越大。

  同时,从融资结构看,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表示,长期以来,国内融资结构以间接融资为主,由于银行面临资本充足率等监管考核及自身风险管控等要求而难以充分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因此,一些信用资质相对较差,无法通过银行信贷、债券等形式融资的企业会通过非标满足融资需求。

    (7)对资本充足率的冲击?表外非标转标后,大量非标业务需要按100%的风险权重计提资本金,这里估计也将按照“新老划断”,存量非标资产不受影响,只有增量的非标资产需要回表,对资本金构成压力。我们作了敏感性分析,发现股份行和城商行在表外非标方面可能受到非标转标的资本充足率冲击更大。

  “对于投资者来说,非标的收益高、形式灵活,可以规避各种监管指标,达到套利目的。”赵亚蕊强调,尤其是随着近两年金融创新居多,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旺盛,非标业务发展迅猛。

  过渡期中小银行压力大

  “因政策监管,银行资金池业务受到影响,且银行近九成非标资产均需回表,银行资产规模随之受压。”杨荣称。

  资管新规下,增量非标资产会受到限制,而对于存量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除非存在期限错配,否则要在2020年底前逐步回表。

  华东地区某上市股份银行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自2017年监管部门治理乱象以来,该行最明显的变化在于所有非标创新都已暂停,总行的政策也不再支持。所谓非标创新,即“伪投行”,也就是明股实债,属债务借助通道的一种“创新”。对于监管要求的非标回表,上述股份行人士称,总行层面压力更大,对于分行来说,这一块业务不能再开展,利润受到影响。因为非标资产的收益率比传统授信高得多,而现在只能多做存贷、标准化投行等传统业务。

  潘向东说:“股份行等中小银行能否达到合规要求,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限制。中小银行相比大型银行在吸收存款方面存在劣势,如果吸收不到足够存款,放贷就会受限,非标返回表内就比较困难。中小银行实力比较弱,资本欠缺是另一个满足合规要求的重要压力。另外,由于中小银行负债成本较高,在非标资产受限情况下,投资何种资产既能保障利润又合规,也是中小银行面临的压力。”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银行近九成非标资产需回表,通道业务受限对银

TAG标签: www.046.com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