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性是最大的价值投资,基金公司推掉权利

  理财一周报记者/蒋颖博

  林彤彤2.5亿老鼠仓当庭认罪 基金公司早已推掉责任

  与中国股市成立20年相比,成立了12年的国内基金业要年轻不少,但经历了2007年上轮牛市的爆发式增长后,基金已成为最受投资者关注的金融子行业。

  记者 高丽霞

  不过近年来,公募基金人才流失已成为行业内最令人头疼的问题之一。明星基金经理公转私,造成基金经理青黄不接,而80后基金经理临危受命,火线上场,又遭受基民的质疑。

  业界极为关注的“公募基金元老”林彤彤“老鼠仓”案昨日9点半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林彤彤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累计交易金额2.5亿余元,4年非法获利仅185万余元。在庭审现场,林彤彤对公诉人所述情况供认不讳,且当庭认罪。但整个庭审过程,均未提及泽熙投资和私募名人徐翔。

  天下大事,以人为本。在几百位基金经理中,基金从业经历达12年以上的只有3位,可谓是凤毛麟角,他们分别是林彤彤、尚志民和王亚伟。在这3位之中,林彤彤担任的职位最高。本期理财一周报记者走进汇丰晋信,专访其投资总监林彤彤。

  林彤彤当庭认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我的目标就是希望能成为投资团队的领导人,使自己比较独特的投资理念得到业内认同,整体业绩能够得到投资者和公司管理层的认同。”带着福建口音的林彤彤在谈及职业生涯时告诉理财一周报记者。

  公诉书显示,林彤彤在2009年2月到2013年11月担任基金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通过远亲林长水(音)、林海生(音)和郑明亮(音)等三人的账户,委托同学庄斌(音)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龙腾基金,买入格力电器、浦发银行、中国平安、招商银行等108只股票,趋同性达60.67%,交易金额2.5亿,获利金额185万。其中他还出借股票账户给有合作往来的杨树洲(音),充作借款,账户资金约5000万。

  林彤彤在2006年离开已经服务了8年的华安基金,来到了汇丰晋信,这是林彤彤在基金业的第一次跳槽,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次。

  林彤彤当庭供述,下单者并非他本人,而是电话联系大学同学庄斌(音)下单。

  林彤彤坦承在投资上与王亚伟的取向不同,实际上,如果从业绩相对稳定的角度来看,林彤彤并不落下风。

  值得注意的是,林彤彤已经拿到澳大利亚永久移民资格,今年5月8日从澳洲回国自首。今年5月8日,林彤彤从澳大利亚回国向上海公安机关自首并第一时间退缴所有非法所得,当天就被取保候审,彼时他已经拿到永久移民资格。自首后10月4日,他被移交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2014年11月17日,林彤彤收到起诉书。

  林彤彤是理财一周报中国证券市场(1990-2010)高端访谈系列的第一位基金业内元老,我们的对话就从这位超级元老的入行故事开始。

  其实2013年12月,他就已经去了澳大利亚,“当时工作原因身体不太好,年底公司体检之后就去了。” 

  每天都要学习新东西

  早在2014年1月11日,作为重量级基金业人物的林彤彤意外离职,他因个人健康原因宣布从汇丰晋信离任,离开公募行业,并否认是因为受调查。而实际上,在同年二三月份,他就收到了证监会[微博]的行政处罚书。

  理财一周报:您在27岁的时候已经到基金公司做研究员,在这12年的基金生涯中,能具体给我们谈谈您的经历吗?

  在庭审最后,林彤彤坦言,“对法律的学习很不够,导致触犯了法律,我很后悔。做人要有担当所以我选择了投案自首,退缴所有非法所得,表明我的态度,接受法律惩处,希望法庭考虑我赡养四个老人,还有子女的家庭情况从宽处理,让我有悔过自新,重新服务社会的机会。”

  林彤彤:其实我的经历比较简单,大学毕业我先在银行做了五年的信贷工作,转到基金行业是一个巧合,因为我大学毕业后在老家工作,从与朋友的日常沟通交流中,明显感觉到上海在金融方面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于是辞职到上海读研究生。在进入基金行业之前,说实话,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对基金行业都不太了解,这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当时华安基金正在筹备,我进入华安基金,先做了一年多的研究员工作。

  而公诉人对林彤彤的量刑建议则是,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非法获利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可以在他自首情节下酌情减轻。此案法庭表示会考虑双方情况,将择日审判。

  理财一周报:您那时候做研究员,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公开资料显示,林彤彤现年43岁,出生于福建漳州,这位国内公募基金界的元老与曾任职华安基金[微博]的尚志民和华夏基金[微博]的王亚伟,是国内担任基金经理职务超过十年仅有的三名基金经理。他1998年任职华安基金公司,2006年加入汇丰晋信,当年9月汇丰晋信龙腾基金成立,他管理该基金直至离任。该基金的回报率为145.86%,高于同类基金的平均回报率118.44%。

  林彤彤:其实在十几年之前,基金行业的研究工作与现在应该有很大的差异,当时研究员很少,一家基金公司可能也就几个研究员,当时我记得研究过银行、农业和化工。当然,当时的研究工作从专业性、深入性、细致性的角度来说,跟现在有很大的差距。

  “已离职”成公司撇清责任最大挡箭牌

  当时做了一年多研究员之后,华安基金发行第二个封闭式基金,所以有机会开始去从事投资工作,从1999年一直到2006年我都管理基金,主要是封闭式基金。我自己觉得经历比较简单,都在金融行业,无非从银行跳到一个基金公司。

  不过,对于一直备受牵扯的泽熙,在昨日的整个庭审过程重,均未未被提及。事实上,早在去年年底,市场疯传林彤彤涉嫌老鼠仓时,泽熙就被牵扯其中,不过泽熙在第一时间辟谣。

  理财一周报:这12年来,您感觉在基金公司累不累?压力大不大?

  日前,又有消息称,泽熙因因林彤彤的老鼠仓案而被证监会调查。这一次,泽熙怒了,在官网上发布辟谣“泽熙涉林彤彤老鼠仓”的红色大字报。

  林彤彤:做基金之后,我的第一感觉是蛮辛苦的,这种辛苦肯定不是来自于体力上,其实更多是精神上,精神上这种压力越来越大,从1998年进华安基金,一直到2006年我离开,整体来讲,华安基金当时一直名列前茅,我觉得应该和华夏基金并列,属于最好的基金。

  昨日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均没有提及到泽熙及私募名人徐翔,看来泽熙跟此案确实没有什么关系。

  印象很深的是2003年那一年,整个公司的业绩是1998年成立以来最差的一年,当时几乎一天一个会,那时我第一次觉得干这份工作的压力真的特别特别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关于上海5家基金公司卷进老鼠仓的传言满天飞的时候,汇丰晋信在第一时间迅速做出回应,发了一个郑重声明称,林彤彤是因为个人健康原因离职,公司在其离职前后均未接受任何形式的调查,运作一切正常。对于一切不实报道,公司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当然,我也非常喜欢这份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想不可否认我们这个行业相对其他行业来说收入还是有一些优势,这是原因之一;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 原因,这么长时间没有离开这个行业,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的魅力就是变化特别快,也就是说需要天天逼着你进行自我提升,每年、每月、每周,甚至每天你都必须不断关注新的东西,学习新的东西。我觉得是自己对这个行业的喜爱使自己能一直在这个行业里做下去。

  如今来看,汇丰晋信当时只是在急于推诿责任。事实上,从2007年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的老鼠仓开始,至今无一家基金公司公开表示对老鼠仓事件承担责任,亦无基金公司对持有人致歉,“已离职”成了基金公司撇清各种违法关系的最大挡箭牌。

  重视中长期业绩

  只要一被调查,基金经理就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司迅速撇清关系。事实上,这些基金经理在任期间,公司管理、风控、监察等整套治理环节都有疏漏,难脱责任。“基金经理涉案影响的是大量投资者收益,很难计算损失。没有公司敢出来担当。”市场分析人士称。

  理财一周报:您曾做了8年的基金经理,到现在也做了4年投资总监,这两个位置您可以讲一下有什么区别吗?有什么不同感受?

  “犯罪成本过低是鼠患成群的原因之一。”华泰证券基金研究员王乐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目前对于涉案公司新产品停发半年等处罚措施过于轻描淡写,“如果暂停发行基金三年,处以天价罚金,看还有多少基金公司会疏于内控呢?”

  林彤彤:做基金经理跟投资总监真的有很大区别,做基金经理非常简单,你只要管理好自己的基金即可,而且管理封闭式基金更简单一点,能够全心全力潜下心来只做投资,不需要管其他事情,这是封闭式基金的好处。此外,做基金经理,主要工作或者绝大多数工作也仅仅只是做好一个基金,那种状况下你可以有很多时间去出差调研、跟上市公司沟通、和上市公司的上下游沟通、跟业内人士及跟上市公司所处行业的同行等等去沟通,这是作为基金经理这个角色做的事。

  但作为投资总监,更多的要注意两个方面,一个是投资团队的建设,二是投资团队的整体业绩,我觉得这是作为投资总监更需要做的事情。所以说我现在大部分的时间要花在团队建设上,尤其对汇丰晋信这样相对年轻的基金公司,我们的投资团队是在过去这两三年慢慢壮大的,以前人数比较少。团队建设第一是人员的招聘,第二是人员的培训,第三是整个投资流程的建设和完善,这些指团队建设方面。

  团队业绩方面,我需要考虑的事情就不仅仅是我自己所管理的基金业绩,而是怎么样令整个公司的所有基金或者所有基金经理的业绩都能保持在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水平,并且比较稳定。这跟公司文化、跟我个人的风格也比较相关,我们比较关注中长期的情况。

  我们关注中长期业绩,但不是说允许短期比较差,这是在自己给自己找理由。而是每一个短期的业绩,即每个月、每个季度的短期业绩都是在中等及以上的水平,如果长期能保持这样稳定的话,大家去看,我们2年、3年以上的业绩应该能够做到在业内较靠前的水平。

  理财一周报:为什么要更多关注中长期?

  林彤彤:我们自己心目中的一个所谓的中长期是说每一个短期都不会差,如果每个短期特别好的话,一定会跟你承担的风险是相关的,我们并不太鼓励过多去冒险或者下赌注。

  我觉得现在市场上有一种带偏见的看法,大家觉得你谈所谓“稳健”是一种贬义词,是在为自己找理由。我自己觉得,如果短期不好,中期也不好的话,投资者完全有理由指责我们,这是你们在给自己的不出彩找理由。我只是说我们从中期来看,不鼓励追求短期特别好,但中长期我们的目标肯定是要做到比如说2到3年里基金行业的前1/3,3到5年里的前1/4。我觉得从中长期来看,作为一个基金管理者,3到5年至少做到前50%,如果这个都做不到的话,确实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基金管理人。但是如果投资者要求基金管理人每个月、每个季度都做到前30%,我觉得这是有一点难度的。

  长期来看公募不输私募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发布于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成长性是最大的价值投资,基金公司推掉权利

TAG标签: 新葡萄京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